字体

第二十七章 聊了一夜

(31+)

  林欢见到汪远如此确定,已经被强烈的男子气概震慑了,哪里能想到反驳。
  而汪远则是将一盒TT小心的收好,并且说到:“拿回去给无双,她一会喜欢的。”
  早在汪远入狱之际,林欢就见过无双,也知晓那就是汪远的妹妹,所以并没有惊讶的感觉,反而心中称赞汪远这个哥哥当的真好,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妹妹……若此刻楼下那个服务生大姐见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震惊,感叹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么纯粹,这么单纯的人。
  就是不知道当汪远回国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这个“水气球”大家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了。
  而简晴在发现少了一个之后,又会是怎样的想法了。
  …………药膏带来的痒意,比想象中强烈,林欢甚至痒的不能睡觉。
  汪远只能一直跟她聊天分散注意力,两人竟是在不知不觉间聊了一夜,并且睡意全无。
  眼见天光大亮,汪远亲自为林欢将手上的药膏敲下来。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昨ri那个布满伤痕,满是血痂的手掌,竟然奇迹般的恢复!甚至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光洁如玉,比之前还好看。
  “汪大哥,你太厉害了!”
  林欢见此情形,高兴地直接跳了起来,狠狠给了汪远一个熊抱。
  双手对于女人来说就意味着脸面,那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当初为了救汪远,林欢确实不顾一切,甚至一点不后悔,但手上的伤势还是让人难过的。
  甚至她都不敢去看自己的手了。
  如今有汪远妙手回春,让林欢对他的崇拜又加深了一个档次。
  已经达到言听计从,听之任之的地步了。
  汪远此刻也很开心,与林欢的救命之恩相比,一幅小小的药膏又有什么呢?洗漱一番,林欢带着神清气爽,与汪远出门了。
  其实她身上还带着一些暗伤,是之前拓毒留下的,不过都不算什么,只要汪远修复了伤势,恢复修为,内劲略微一调理便可。
  所以说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参加赌石,然后获得玉石布阵,从而彻底恢复。
  拦下一辆车,在说明自己要去往蒂亚拉之后,司机师傅熟门熟路的开了过去,显然有不少游客去过。
  不到一个小时,一座颇有风情的小村庄,出现在汪远眼中。
  这里住户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当地老人,不过民风很淳朴,远远的便冲着汪远微笑。
  赌石坊所在之地根本不用问人,道路两旁便有大大的告示牌指引。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告示牌上都是中文。
  事实上,赌石之人绝大数都是华夏人,所以这买卖当然也只有华夏人来了。
  走了不远,一处露天的凉棚便出现在汪远眼前,并且凉棚中还有不少背着包,拿着相机照相之人。
  这些显然都是游客,来到这里交了门票就是看看热闹,如果想赌的话,也会玩票兴致的随意买几个小玩意,不过都不值钱。
  一般来说,这种游客性质的赌石是按公斤算钱的。
  而正规赌石,是要将所有石料编号,放到一块宽敞的区域任人观察。
  之后记好了编号,便开始举行拍卖,价高者得。
  当然,石料各种各样,大小也不同,底价的计算方式一般按照从哪一个坑中出土,以及品相,全赌或者开窗来计算。
  这就十分专业了,汪远也并不算太了解。
  在游客区域观察了一圈,汪远放出微弱的内劲感知。
  如今他虽然重伤不能动手,但内劲还在,只是不能进行剧烈运动而已,这种轻松的将内劲离体,还是能办到的。
  只是此地的石料委实太差了一些,粗略看了一圈,基本上九成都是荒料,没有出绿。
  出绿也是行业术语,就是内中有翡翠的意思。
  摇了摇头,汪远便要寻人问问正规的赌石交易在哪里,毕竟他可没有时间闲逛。
  就在他摇头之际,一个长得瘦瘦小小,看样子是十五六岁的男孩赤着脚走了过来。
  男孩是邂罗人,但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显然经过认真学习。
  “这位客人要不要到里面看看?”
  小男孩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想来是老板安排在这里拉客的。
  向着四周望去,汪远果然见到不少同样的小孩子,都在瞪着眼睛,贼溜溜的寻找自己的顾客。
  点了点头,汪远说到:“带我们过去吧。”
  小男孩很开心,当即在前面引路,七拐八拐的走出好远之后,一个占地面积怕是有几平方公里的巨型厂房,就这么出现在眼前。
  厂房外表只用铁皮包裹,四周围满了五大三粗的汉子,有邂罗人,也有华夏人,显然是为了防止有人捣乱而请的保镖。
  随着小男孩的带领,汪远走到厂房门口,而这时一个尖嘴猴腮,瘦的跟竹竿一样的男子,出现在他面前。
  竹竿身边此刻还有一个浑身散发书卷气,但面容极为冷峻的中年男人。
  当然,这个钱只是暂时寄存在竹竿那里,多退少补,若是他卷钱跑了,赌石坊会加倍偿还。
  汪远没有犹豫,直接用手机将钱转到了竹竿账户上。
  开玩笑,这么大个赌石坊,对方要是能卷钱跑了,这里也就不用开了。
  而且竹竿所赚的钱跟汪远也没关系,那是按照最后的成交价格在老板那挣提成。
  “那么方先生请在这里签个字,我这就带您进去。”
  转完账之后,竹竿又热情了几分,给了带汪远来的小男孩一点钱之后便拿出一个小本子,示意汪远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汪远倒也没想,提笔便写下自己名字。
  但这一幕落在一旁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眼中,却露出一抹震惊。
  “阁下精通书法之道?”
  这是此人第一次张口,声音低沉,颇有磁性。
  汪远对硬笔书法并不算精通,毕竟他一身所学可是国学之道,琴棋书画,硬笔书法只能算是略懂。
  点了点头,汪远淡定的说到:“略懂。”
  冷峻男颔首,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到汪远手中说到:“多多指教。”
  汪远与林欢一同低头,上面除了一串电话之外,只有三个字。
  田文秋!唐怒的弟子,那个最近正好在邂罗进行文化交流的田文秋。
  汪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徒孙。
  当然,这种事也只能在心中想想,毕竟刚一见面便叫人徒孙,这可不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但汪远这么想,不代表林欢也如此有心计,她之前可是见过唐怒,并且听说了很多事情的。
  只听她当即便张嘴说到:“你就是田文秋,是……”林欢下一句显然是要说对方就是她汪大哥的徒孙,但却被汪远及时制止,他此行是要来赌石的,可不想招惹是非。
  但这句话却让田文秋会错了意,摆摆手淡然的说到:“徒有虚名而已,姑娘不必在意。”
  好嘛,这是将林欢当成自己粉丝了。
  汪远也不去纠正,当即看了看竹竿说到:“我们能进去了吗?”
  竹竿连连点头,在前方引领众人。
  一进厂房,内中的景象惊讶的林欢张着小嘴巴。
  与外界的简陋不同,里面的景象将只能用奢华形容。
  整个厂房棚顶遍布空调冷气,中间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块块石料,供人随意查看。
  而且在四周角落中,还有茶桌茶水,甚至新鲜的瓜果,上好的雪茄供人随意品尝,到了中午还管饭。
  简直就如高档会所一般,除了没有迎来送往的小姐,其他什么都不缺。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这里招待的可都是大人物,这么高的规格也能够理解。
  汪远默默计算一番,此地应当有上百人,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拿出了两百万。
  竹竿这时也说话了:“拍卖一般是在晚上进行,如今时间还早,来的人不多,诸位可以随意查看,当然我也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帮忙介绍一下。”
  汪远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介绍,田文秋同样也是如此,冷着脸回绝。
  当然,他冷着脸不是因为厌恶竹竿,而是本来就这个样子。
  事实上,田文秋只对学问在乎,要不然也不会见到汪远字写的好而主动攀谈了。
  竹竿见此情况,也乐得清闲,简单交代几句自己会在哪里等两人之后,便转身离去。
  而汪远与林欢两人中,也加进来一个徒孙田文秋。
  对方显然心中对汪远有所疑惑,毕竟这么年轻便有如此深厚的笔力,实在罕见,所以也有意亲近。
  就是不知道当田文秋知道汪远身份之后,对此刻自己言行,会是个什么想法了。
  说实在的,汪远的硬笔书法在他自己眼中,仅仅是能看而已,与好看,甚至是完美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说他的书法之道,如苍茫大海般大气磅礴,那么硬笔书法对他来说只是潺潺小溪。
  但正是这潺潺小溪,让田文秋大为震惊,甚至都忘记了性格中的冷峻,这已经足以说明许多问题。
  最起码一点,汪远眼中的一般般,跟普通人怕是有天差地别。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