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六章 有他守护

(31+)

  不再是之前的死气沉沉,陆胜男,即将恢复到原本的光芒万丈!展颜一笑,汪远心中十分开心,本来他并没有想要引起这样的轰动。
  只想悄悄的对痘痘传达自己的祝贺,而后再悄悄的找陆胜男。
  只是之前那几人实在欺人太甚,汪远的怒火险些压制不住,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陆胜男哭泣,他只觉自己心脏剧烈疼痛。
  那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陆胜男,保护这个明明很坚强,但却因为自己险些变得脆弱的女人。
  所以,他出现了,用最霸道的方式,用最夺人眼球的姿态,告诉所有人,陆胜男,由他汪远守护!谁想要欺负她都不好使!作者红鲤鱼说:感谢书友APP_31794512赠送的鲜花!
  “答应你的婚宴我一定会来,怎么可能食言?”
  汪远从后背取来一卷画筒,里面是他为痘痘准备的新婚礼物,也正是为了要准备这个东西,所以汪远才来晚了。
  打开画筒,内中是一幅字。
  这是汪远亲自用竹笔书写的“百年好合”四个正楷书法。
  痘痘不懂书法,但他懂得汪远的心,见到书法之后赶忙高兴的收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之前几名老太太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哎呦喂,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人家结婚就送一幅白纸黑字,没钱到这来装什么啊。”
  “就是,也不去打听打听,四季酒店是什么地方,这是一个穷酸道士能来的吗,还是谁的男人,我看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汪远缓缓回头,望向那些又开始炸毛的老太太,双眼一眯说到:“尔等如此说我,我想请问你们都送了什么礼啊?”
  其中一个老太太见汪远话语没有之前的严厉了,当即起身,颐指气使的说到:“我送了一千块钱,怎么着也比你那白纸黑字强吧!”
  还有一人站起来:“我送的不多,两千块钱而已!”
  望着几人的表情,汪远缓缓点了点头,轻声呢喃道:“还真是不多。”
  随后他就坐下了,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但这一幕可叫那几个老太太坐不住了,竟是又一次七嘴八舌起来。
  汪远之前怒气已经发泄过,不准备跟几个行将就木之人浪费口舌,痘痘作为新郎,又是老太太的亲戚,自然要上前劝阻一番。
  这几个人一看痘痘上前劝阻,当即又来了兴致,四季酒店中越来越嘈杂。
  而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门口位置响起:“我说我都来晚了,你们嘎哈呢,咋还不开始?”
  顺着声音方向望去,正是好长时间未见,大腹翩翩的钱满仓。
  对方也注意到了汪远的眼神,略微错愕片刻,赶忙叫了一声方老弟,三步并作两步走,朝着汪远位置迈步走来。
  只不过他体型太庞大,踩在酒店中犹如地震一般,但这一刻没有人感觉到不妥,反而看向汪远与钱满仓,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李芳芳的有钱亲戚,正是钱满仓。
  今ri的一切排场可谓都是因为钱满仓才布置起来的,而此时听对方如此称呼汪远,莫不成之前认识?“哎呀我说方老弟,你咋搁这了呢?”
  钱满仓走进汪远,当即伸出手想要握手,但片刻后却又收了回来,突然想起了汪远是不握手的,改为躬身一礼,这才坐到汪远身边。
  这时候李芳芳开口了,冲着钱满仓叫到:“舅舅。”
  这下子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李芳芳竟是钱满仓的外甥女。
  随意掏出一张银行卡,钱满仓挥挥手便想要让两人离去,他还准备与汪远多叙叙旧呢。
  但无意间,钱满仓扫到了痘痘手中那一幅字。
  看了汪远一眼,有些疑惑的凑过去看看,见到字迹下方的落款之后钱满仓才叹了一口气说到:“我说方老弟啊,不过是小辈结婚,你说你整这么贵重的东西嘎哈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之前嘲讽汪远的一名老太太不信邪,小心翼翼的对着钱满仓发问道:“你说这是贵重东西?”
  钱满仓不置可否:“那你想啥呢,我方老弟的字,头几天我拍卖来一幅,花了一千多万呢,你当我跟你闹呢。”
  钱满仓话音刚落,场中无数人当即目瞪口呆。
  “嘶……一千多万!”
  “我的天哪,一幅字竟然这么贵重!”
  “他马的,我要认识这种朋友立马离婚啊再结婚啊,那可是一千多万,卖了之后妥妥的买房买车啊!”
  无数人的惊呼声汇聚到一起,这一刻他们眼前的汪远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道士了,那是一座金山银山!试问随随便便一幅字就一千多万,那挥挥手不就成了亿万富翁吗,这简直就是所有人的梦想啊。
  还有在场的许多女人,在面对陆胜男之际一脸的羡慕嫉妒恨,恨不得马上拆散她和汪远,自己取而代之。
  有些胆子大的已经上前准备与汪远攀谈,留下联系方式了。
  再看之前疯狂嘲讽的几名老太太,已经不敢有丝毫炸毛了,只以为汪远是哪个极为强势的大人物,走到他面前连忙拱手作揖,生怕之后汪远打击报复。
  有一点她们想错了,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汪远报复!说句好听点的,她们给汪远提鞋都嫌咯手!今天要不是为了陆胜男,汪远甚至连看都会看这群人一眼,因为不值得!有了钱满仓的加入,一场小喧闹终于结束,那几个老太太也灰溜溜的离开,四季酒店中终于没有那些恼人的家伙了。
  婚礼顺利进行,汪远注意到痘痘与李芳芳在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陆胜男再一次垂泪。
  不知是为自己的好友感到开心,还是有其他原因。
  转眼间,酒宴便要结束了,陆鼎天仰头喝下最后一杯酒,看了看汪远说到:“你们两个年轻人好好聊聊,我就先回去了,哪天去看看我。”
  说罢,陆鼎天也不等汪远回答,背着手悠悠然离去。
  至于钱满仓,震惊于汪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勾搭上一个俏警花之际,也不愿打扰,说明改ri登门拜访之后也离去了。
  对方已经知晓汪远搬家,所以这乔迁之喜肯定是要去凑热闹的。
  至于饭店的事情,如今还不用着急,毕竟装修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便能结束了,再说汪远还要亲自去看一眼,毕竟风水之道他还是有所涉猎的。
  但他却没注意到,陆胜男此刻那柳眉倒竖,银牙紧扣的样子。
  “汪远你个王八蛋,都到了这份上了还听不出来我说话的意思,活该你一辈子找不到女人!”
  所谓盖世大英雄,不就是救人于水火,扶危济困吗,之前婚宴上的陆胜男已经陷入水火,逆着阳光出现的汪远就是她心中的盖世大英雄。
  但很遗憾,作为初哥的汪远根本没理解陆胜男话语中的意思,完美的错过了一次暗示。
  陆胜男虽然有些气愤,不过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暗叹汪远这座堡垒看来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了。
  “只是智取的话,要不要先给他点甜头尝尝呢?”
  陆胜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大小正合适的山峦,以及那一条修长中带着惊人弹性的大长腿,脸色不自觉红了。
  …………定远市街道上,一对男女并肩而行,诉说着各自的生活,也解释着曾经的误会。
  汪远拿出了自己的国安局证件,并说明了当ri杀的那四个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
  但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误会了。
  当ri在陆胜男家中,他连杀四人,陆胜男见此情形之后的颓丧不是因为汪远杀了人,而是作为她的身份,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保护汪远。
  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汪远!这与陆胜男本来的认知发生了偏差,所以她才会一幅面如死灰的样子,并不是气愤汪远当着她的面杀人。
  这层误会解开了,一切也就都好说了,两人没过多久便再一次恢复到之前的感觉。
  甚至陆胜男的性格也彻底恢复到往ri的模样,脸上终于有了生气,笑容也多了起来。
  “那你最近都住在哪里?”
  汪远问出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陆胜男的房子肯定是不能住人了,所以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担心,这暴力警花不是露宿街头了吧。
  好在陆胜男没有那么傻,只是一直住在局里。
  但饶是如此汪远心中也过意不去,思考了片刻之后说到:“我买了一个房子,和……几个朋友住在一起,你要不要一起搬来?”
  “好朋友?”
  陆胜男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脑海中突然闪过简晴的身影。
  没有任何犹豫,她直接答应下来:“老子可不会付你房租,弄脏了我房子的事情还没找你呢!”
  汪远哪里不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闻言之后便微笑着点头。
  之后他与陆胜男一起去定远分局取了行礼,汪远已经是常客了,基本上谁都认识,再说当时的事情定远闹得如此沸沸扬扬,他们想要不知道也不行了。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