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章 行行之道

(31+)

  经理冷汗的冒出来了,哆哆嗦嗦的说到:“我们老板现在不在啊,要不你改天再来?”
  “不在?”
  汪远温和一笑:“那正好兄弟们都饿了,我们一边吃一边等,你们海晏不会不接待吧?”
  经理哪敢有推辞,一边擦冷汗一边答应下来,随后便离开了。
  汪远望着对方的背影,他知晓,经理是去找老板了。
  事情没有超出他的意料,不多时,一个穿着西装,啤酒肚特别大的秃顶中年男人快步从后方走了出来。
  “哎呦,诸位兄弟,李某这时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我摆酒谢罪还不行吗?”
  汪远瞥了对方一眼,平静的说到:“东西我已经替你烧了,但这事还没完。”
  三百六十行,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矩,大家按章办事。
  海晏事情办的不地道,汪远自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也只限于生意场上的竞争而已,他不能动武。
  否则的话不能服人,汪远以后还要在这条街上混,要是把人都得罪光了可不行。
  李老板名叫李大海,人到中年,心明眼亮,见汪远直接开门见山,他也不好藏着掖着,叹了一口气说到:“兄弟啊,这事你可怪不了老李我啊,都是他们撺掇出来的,我也是被当了个枪使啊!”
  李大海说的可怜兮兮,甚至眼眶还红了起来,当真是个有演技的人,但这又如何能骗得过汪远?只听他顺着李大海的话语说到:“那就请李老板将幕后主使说出来吧。”
  李大海以为自己骗过汪远了,心中暗自得意:“果然只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李爷我几句话便摸的找不着北了。”
  紧接着,李大海使出了一招祸水东引,将自己竞争对手全部说了出来,有些甚至根本没参与到对付汪远的阴谋当中。
  汪远对此毫不在意,直接摆了摆手说到:“既然李老板说的这么清楚,就麻烦你将他们都请来吧,就说我汪远明晚八点,在此地设宴,大家伙交流交流。”
  李大海一听愣了,当即便想要推辞,但汪远的眼神告诉他一旦推辞,他的下场将很难看。
  沉吟了良久,他才咬着牙,最终答应充当这场宴会的传信人。
  同时也暗恨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来他想祸水东引,让汪远去和自己的竞争对手掐,但谁知道汪远使出一招将计就计,把这个得罪人的活丢给他。
  要知道,这宴会肯定是鸿门宴了,而李大海去传信,首先便会为所有人营造出一种是他出卖自己的想法。
  这样一来汪远能够安心在后方当老好人,授人以柄的事情全部交给他李大海。
  等到鸿门宴结束之后,他还怎么在这条街上混?汪远也不想将事情做的太绝,他想要的只是敲山震虎,初来乍到立一立威而已,所以还细心的拍了拍李大海肩膀说到:“放心吧,只是一场普通的宴会而已,没什么的。”
  说完此话,汪远转身对着身边之人说到:“诸位还愣着干什么,点菜啊。”
  他虽然没有将事情做绝,但李大海可不能一点都不付出,两顿饭是在所难免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要学会承担责任。
  至于他,可没有这么多时间,来到钱满仓身边耳语几句之后便带着姚婉怡离去了。
  与此同时,钱满仓也在打电话完成之前汪远的嘱托。
  一场属于他们两人的反击,即将开始!
  看样子应当是一座雕像,上头盖着红布,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雕像。
  不过看那十几个大小伙子累的面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显然那雕像极为沉重。
  走进海晏饭店,汪远抱拳对着所有人说到:“多谢诸位给汪远这个面子,我们就开席吧。”
  钱满仓同样抱拳,眼中带着莫名的笑意。
  随着一道道才摆到桌子上,但却没有任何人动筷,只有汪远与钱满仓简单的吃了一口。
  今天大家都是来解决问题,谁有闲心吃饭。
  场中一个看起来年长一些,颇有威势的老板见此情况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这意思是今ri便由他出头了。
  轻咳一声,吸引了汪远的注意力,那位老板张口说到:“方兄弟,在下金不换,你今ri请我们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大可直说便是,没必要绕弯子吧。”
  闻听此言,汪远缓缓放下筷子,脸上依然带着微笑道:“方某叫诸位来的原因,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紧接着,他站起身来,迎着所有人的目光侃侃而谈:“方某初临此地,没有拜拜码头,或许是我思虑不周,但诸位的做法,可令我一个后辈寒心啊。”
  此言既出,场中还有谁不知道汪远所说到底是什么,只听有人冷哼一声,当场便要反驳。
  “但是!”
  汪远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自顾自的说到:“诸位都是老大哥,想要敲打敲打在下也无可厚非,经历了这一档子事,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了不是?”
  众人蒙了。
  这啥意思,大棒子都高高举起来了,怎么又轻轻放下了呢?金不换之前甚至都以为今ri之事不能善了了呢,汪远这到底是何用意?淡淡一笑,汪远举起自己面前一杯酒,对着众人说道:“诸位老大哥,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等今ri一笑抿恩仇如何?”
  话音刚落,汪远将手中白酒一饮而尽,随后将杯子倒过来,一双眼睛扫视全场。
  众人见此情形,自然不能不给汪远面子,毕竟他这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不卑不亢,没有给人难堪,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例子,当真是个滴水不漏之人。
  众人喝完了酒,汪远知道自己今ri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
  所谓的计划,很简单,先礼后兵而已。
  如今先礼结束,自然到后兵了!指着海晏饭店外面那盖了红布的雕像,汪远缓缓张口:“诸位,方某不才,略通一点堪舆之术,昨ri便见新源街入口处有一风煞之眼,所以今ri便请了一尊飞廉镇压,诸位与我一同前去观礼如何?”
  飞廉,又称风伯,上古神兽之一,掌管天下狂风,传说中鹿头鸟身,爪牙尖利。
  汪远自顾自的走出海晏饭店,大手一挥揭开红布,一尊造型狰狞,但却雕刻的惟妙惟肖的飞廉石像,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对于开饭店之人,风水之说肯定是十分信仰的,而新源街入口处有风煞之事,在一众老板这里早就已经不是秘密。
  只是认为反正没什么事,就任由其继续下去罢了。
  今ri见汪远提及此事,众人当即便感觉到他的不一般,毕竟一个年纪如此之轻之人竟然能看透风煞之眼,绝非等闲之辈。
  有许多人当即就收起了之前的轻视,回想见到汪远后的一幕幕,所有节奏都被对方掌控,他们已经不自觉的,落入到汪远的节奏当中。
  “那么,我们就走吧!”
  展颜一笑,陈心走到最前方,伸手轻柔的摸向飞廉石像,随后竟然半蹲下来,手掌扣住底部。
  紧接着,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那少说也有千斤的飞廉石像,竟然直接被汪远单手抬了起来,甚至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就连呼吸与脸色都没有半点变化!力拔山兮,气盖世!“我的天啊,这是霸王转世吗!”
  “一千多斤的石像单手就举起来了,喝了大力不成?”
  “这位老哥,喝大力是什么意思?”
  “你傻啊,没听过大力出奇迹啊!”
  伴随着无数人的惊呼声,汪远缓缓回眸,看向他们气定神闲的说到:“诸位,请随我来吧。”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脸上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反抗之色。
  他们都被汪远彻底震慑了,回想之前的先礼后兵,胡萝卜吃完了开始拿出大棒子了。
  偏偏这一切都是无缝衔接,没有任何让人感觉到突兀的地方,这等手段,堪称恐怖!一瞬间,整条新源街所有老板,都对汪远心服口服,不单单是这霸王举鼎般的魄力,主要是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这才是成大事者最重要的品质。
  “砰!”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之声,汪远将飞廉石像平稳的放到地上,与此同时,原本因为风煞之眼而响起的呜咽声登时消散。
  天地再度恢复到往ri的安静,和谐!金不换望着气息没有丝毫凌乱,一点汗都没出的汪远,第一个出面抱拳一拜:“方兄弟,我老金服你了,以后你就是新源街的老大,金不换唯你马首是瞻!”
  有他带头,其余人同样如此,纷纷表示了自己对汪远的敬重。
  一场同行之间的互相倾轧,就此在汪远的手段中消失于无形!解决了一切,众人再度回到海晏饭店,此时气氛也高涨了许多,谈天说地的,好不热闹。
  其实本来他们也没什么大仇怨,如今解开了,自然不会再有隔阂。
  甚至金不换还特意询问汪远的饭店想要起一个什么名字。
  话音刚落,嘈杂的环境安静下来,就连钱满仓眼中都带着好奇,想要知晓汪远这等人物开的饭店,到底会叫什么。
  望着所有人的疑惑,汪远笑了。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