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章 难为人的考验

(31+)

  “你们报名的都给我安静点,再吵吵都给我滚!”
  之前带汪远来到此地之人不耐烦的开口了,旁人见此情况当即闭上嘴巴,但看向汪远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一直都存在。
  反观汪远,丝毫没有在意的神色,眼观鼻鼻观心,在后方排队。
  就在此时,报名的房间内出现了一阵喧哗,竟是有人发生了争执。
  “我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找拳手的,定下这么个难为人的考验,存心跟人过不去吗这不是!”
  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走出来,临了还狠狠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但谁知就在他刚刚今ri众人视线,背后却出现一名拿着棒球棍的打手。
  “咚!”
  沉闷的响声在所有人耳边绽放,大金链子直接软软的栽倒,鲜血流了一地。
  “拖出去喂狗吧。”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让人不自觉冒冷汗,这时候又有打手出现,就这么拖着大金链子两条腿,如死狗一般拖走。
  “继续。”
  冷漠的声音响度响起,而这一次,所有人都收起了之前的嬉笑,不敢有丝毫僭越。
  当然,有大金链子的事情在先,此刻已经没有人在表情或者语言上表现丝毫不满,但心中却还是有些不忿的,竟是一个人都没有离开,全部聚集在前方,看看到底是谁能完成考验。
  转眼间,排在汪远前方的十几个人全部失败,如今也只剩他一个人了。
  众人眼光仅仅是在汪远身上停留片刻便消散,眼中再度露出不屑。
  “小兔子,轻点打啊,别把胳膊打断了。”
  之前叫的最欢之人又一次开口,眼中带着无尽的嘲讽,显然是将自己报名不成功的憋屈全部发泄到了汪远身上。
  汪远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与之浪费口水的意思,对他来说,对方只是只蝼蚁。
  试问有谁会和蝼蚁讲道理?走进报名房间,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冷漠男人出现在汪远眼前。
  显然这就是之前下令将大金链子拖出去喂狗之人。
  “把那个沙包打爆,报名成功,多说一句,之前那人就是你的下场!”
  丢下一句话,冷漠男子不再开口,而汪远也缓缓向着沙包方向走去。
  见到这一幕,外界观看之人忍不住了,当即开口道:“呦,我们这么多人都没选择去试试,这小兔子还真……”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接下来一幕震惊了。
  后半句话直接咽进肚子里。
  只见汪远轻飘飘一拳,之前难倒了无数大汉的沙包直接被打穿,内中的沙子如水一般流淌出来。
  “竟然真的……打穿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想法,甚至连那冷漠男子都面带经他之色点点头道:“很好,你过关了,一会随我一起离开。”
  此时已经没有人报名了,冷漠男子起身去往别处,而汪远也走出房间在外界等候。
  如今所有人看向汪远的表情都不一样了,就跟活见鬼一般,甚至场面安静到了极致,竟是比大金链子被拖出去喂狗之际还安静。
  所有人忌惮的望着汪远,不敢与他直视,显得惴惴不安。
  尤其是之前叫的最欢之人,此刻已经两股战战,牙齿抖的咯咯直响。
  汪远随意看了对方一眼,那人险些吓尿了,连滚带爬的跑到汪远身边,抱住他大腿断断续续的说到:“大哥,大哥您就放个屁吧。”
  话音刚落,还没等汪远有反应,他便知晓了自己失言,赶紧连扇了自己好几个嘴巴才道:“大哥,我错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说完此话,他直接跪到地上,磕头如捣蒜,显然是被之前汪远的眼神吓傻了。
  此时此刻,谁还会认为汪远那恶鬼面具是用来震慑旁人的,分明是要掩盖住自己眼中凶光啊。
  甚至已经有许多人暗自揣度,汪远的长相可能比那恶鬼还狰狞,还恐怖。
  冷漠男子适时出现,仅仅对着汪远说了一声走吧,便在前方带路。
  而汪远,看都没看身后那些人,只觉与冷漠男子上了一辆车扬长而去。
  直至走了十几分钟后,还在不断磕头之人才小心翼翼的停了下来,急匆匆的跑掉。
  同时他心中也打定主意,马上去警局自首,将之前做过的坏事如数交代。
  原因无他,实在是汪远之前的眼神太过凌厉了,他实在害怕汪远之后会报复,所以还是进局子里面安全一些。
  …………去往地下拳坊的路上,汪远被隔着面具蒙上眼罩,显然是不想让他记住道路。
  甚至为了让汪远分心,冷漠男子一直都在跟他介绍拳坊一些基本信息,就是为了怕汪远在心中默记。
  但这显然无法干扰汪远,一心二用之下,不但能与冷漠男子交谈,还能默默记下拳坊的道路。
  地下拳坊一共分为两种模式,生死战与非生死战。
  一旦选择生死战,必须要签下生死文书,死活不论。
  当然,选择生死战之人得到的报酬也很丰厚,开始之际打一场便是二十万,之后随着打拳的次数增多,酬劳也会相应增加。
  只不过这就要看个人实力了,大多数来到此地参加生死战之人,都死在了第一场。
  地下拳坊如今已经办了十年,前来参加之人数不胜数,但真正能在拳坊屹立不倒的,只有那么区区几十人。
  被所有拳坊的常客尊称为十大天罡,二十大地煞。
  这三十人算是拳坊的常驻选手,一路走来不知道在擂台上打死多少人。
  更多的如今已经不参加拳赛,成为拳坊的内部人员,背靠卢忠奎。
  而这也是为什么汪远要混进拳坊的原因。
  他要一路打到卢忠奎能注意到的地步,跻身为拳坊的内部人员,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接触到那拥有密室钥匙备份的头目,以此盗出钥匙,搜寻卢忠奎的罪证。
  当然,汪远也可以选择直接杀进去,以暴力手段踹开密室,但这样一来有可能引起卢忠奎最为激烈的反扑,一旦对方选择鱼死网破,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
  到时候汪远肯定会被牵连,虽然有着国安局的身份,以及和沈丘之间的关系,他不用怕什么,但一身的麻烦是肯定无法避免的。
  甚至还有可能影响积累功德的进度,这可就得不偿失了,也是汪远最不愿面对的事情。
  所以说此刻只有神不知鬼不觉的得到卢忠奎的罪证才是最好的,汪远不但可以因此报仇,也能安心的将自己置之度外,甚至能够在拳坊积累到食品加工厂的后续追加投资。
  这可是一举三得的计划!
  跟随冷漠男子走进山中,里面空间极大,原本的墙壁上已经被凿穿,制作成一圈圈的看台,无数男人女人坐在看台上尽情的嘶吼,释放存在于人性深处的血腥与暴力。
  经过冷漠男子介绍,汪远这才明白,原来眼前景象只是拳坊的一部分,非生死局的比赛场地。
  生死战举办之地,还在下方!卢忠奎当年将整座山掏空之后,竟是又挖掘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而所谓的拳坊,其实只有地下室才算是真正核心。
  两人并肩而行,顺着一条旋转楼梯向下,而此时也有无尽的嘶吼传入汪远耳中。
  “杀杀杀!”
  “打死他,把他脑袋打碎!”
  “王八蛋老子下了两百万买你胜,就打成这个鸟样,赶紧去死!”
  这里是荷尔蒙爆发之地,无数平ri里油光水滑号称社会精英的大人物大老板,都变成了一个个叫嚣的匹夫,吐沫星子满天飞都毫不在意。
  这里的女人基本上衣着暴露,毫不掩饰自己的美好身材,甚至汪远还发现不少人就这么隐藏在角落中苟合,一点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来往之人中,也不少都是端着酒水的侍者,男的肌肉线条爆炸,只穿一条小短裤,这是专门为来到这里的女性顾客准备的,并且随时都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女侍者也是如此,有些甚至干脆光着身子来回走动,或者直接跪在某人面前,头颅前后摆动。
  看向擂台之上,进行生死战的两人已经即将分出胜负,失败的那一方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但还有一口气存在。
  这是胜利者故意为之,因为只有虐杀,最严酷的虐待,才能让来到这里之人感受到刺激,才能让自己的名声更响,赚到的钱更多!目光流转,汪远见到眼前的一幕幕,表情中已经充满了震惊,好在他带了面具,并没有旁人发现。
  冷漠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双手微托,看向汪远说到:“怎么样,还适应吗?”
  没有等汪远回答,对方大手在路过的一名女性侍者胸前抓了一把,随后拿起一杯如血一般的红酒,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
  “这里是成人的世界,是血腥与杀戮的乐园,也是阳光永远照射不到的黑暗角落!”
  “在这里,你能做想要做的一切,不用压抑自己的欲望,更加不用隐藏自己的想法!““这里,是天堂!”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