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一章 实力说话的地方

(31+)

  冷漠男子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砰的一声枪响,之前还和他调笑的那名女性侍者,直接应声倒地!鲜血溅的到处都是,甚至溅到了四周不少人身上,但这一刻没有任何人眼中露出半点不满,甚至全部发出一道道兴奋的惊呼,气氛陡然攀升至巅峰!“现在,该你表现自己了,到底是龙是虫,一试便知!”
  冷漠男子撂下最后一句话,端着酒杯转身走远,另一边,也有侍者双眼麻木的将死去之人的尸体拖走。
  地面上留下一条又长又宽的血迹,汪远望着那条血迹,若有所思。
  正如冷漠男子所言,这里是地下世界,一切都拿实力说话,但汪远不喜欢这种赤条条的,充满血腥与暴力的地方,他所理解的世界,应该是美好的。
  原本他来到此地,只是想要搜集卢忠奎的罪证,然后赚些钱。
  但是此刻,汪远的想法变了,在原由的基础上,他还要让这座地下世界彻底消散!既然总有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那么就让他来充当这阳光,驱散一切邪祟!在一名侍者的带领下,汪远来到擂台旁边。
  之前的战斗已经宣告结束,汪远只需要立下生死状,便可加入战斗。
  但在这之前,汪远还有一件事情要确定。
  “我能不能下注?”
  在他前方,是一名眼窝深陷,面容枯槁的男人,听到汪远之话,抬起头来问到:“多少?”
  既然是黑拳,自然欢迎任何人下注,事实上也有不少对自己有自信的拳手曾经下注压自己赢,对此倒是不用怎么怀疑。
  掏出一张卡,汪远一句话不说,等待对方的查看。
  那张卡是从卢安哪里得到的,如今只剩下三百万,汪远此番利用卢安的钱在他老子那里下注,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片刻后,眼窝深陷之人已经确定了卡里面的金额,点了点头为汪远办理了手续。
  说实话,他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一个第一次来到此地的新人就敢压下三百万买自己赢,这种事只有两种人能够够干出来。
  不是傻子就是高手。
  看汪远样子,显然不是傻子,倒是有几分高手风范,但在这里所谓高手见多了,哪有几个有真本事?带着怀疑的想法,眼窝深陷的男子站了起来,张口道:“把生死状签一下吧,之后你可以上场了。
  对了,你可以叫我老李。”
  汪远拿起身旁的笔,思考了片刻,只在上面写下一个字。
  “仇!”
  他为报仇而来,所以便用仇作为化名!反正这生死状其实也是走一下程序而已,没有人会当真,毕竟这东西怎么着都不可能有法律作用。
  接下来,汪远又用大拇指按在旁边的印泥之上,签字画押便算是结束了。
  在老李的带领下,汪远被带上擂台,其实所谓的擂台,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四周锈迹斑斑,还带有干枯的鲜血。
  至于外界,就是那一群打了鸡血一般的看客了,生死战的观看席没有设立任何座位,所有人都可以来回走动,从各个角落观看战斗。
  走进铁笼之后,之前那冷漠男子再一次出现,此时他手中还拿着一个麦克风,要当着所有人的面介绍汪远。
  指了指身后的汪远,只听大用最大的声音说到:“他,就是新来的菜鸟,仇。
  而他的对手,是连胜十场的屠夫!”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的热情全部被点燃,无数欢呼与嘶吼响彻在地下世界。
  屠夫是谁,那绝对是一个传奇,毕竟能够在此地连胜十场之人可不多见,那绝对是恐怖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在场之人有一半都是为了看屠夫而来。
  在这个天罡地煞不出的比赛上,没有谁能敌得过屠夫的威力,毫不夸张的说,屠夫就是这片血腥赛场上的超级巨星!冷秋的声音依旧高昂,甚至还带着一缕蛊惑:“今天,一个菜鸟要挑战屠夫,你们说他能胜吗!”
  “不能!”
  “屠夫会亲手将菜鸟的头捏爆!”
  这一刻所有人都无比兴奋,来到这里之人,还有谁不想见到一场毫无悬念,刺激到了极致的虐杀呢?于是乎在冷秋的蛊惑下,所有人都带有一种看见死人一般的眼神望向汪远,甚至有人直接将一箱子子钱洒的满天都是,当即下注屠夫一招便可击杀汪远!在豪赌的刺激下,所有人纷纷下注,竟是没有几个买汪远能赢的。
  赔率很快便暴涨到一赔十,在汪远提前压下自己三百万的情况下,一旦此战胜了,他便可以在收回本金三百万的同时,赢来三千万!虽然赌坊要抽取两成作为佣金,剩下的钱也有两千四百万,足可以解决汪远的燃眉之急,而且还会有剩余。
  所以单单是为了那些钱,汪远此战也必须要胜!冷秋望着已经下注完毕的所有人,淡淡一笑,将麦克风交给身边一名侍者,随后走到铁笼旁边,直视汪远说到:“本来你的对手不应该这么强的,只是我听老李说你压了自己三百万,我很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赚这笔钱!”
  一句话说完,冷秋微笑着转身便要走,但走到一半却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对着汪远说到:“仇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望着冷秋远去的背影,汪远深深看了一眼,暗道对方不简单。
  之前的话语显然是有试探的意思,好像对方已经看出了什么,但汪远自信,自己没有半点破绽显露,所以这仅仅是一次试探。
  而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疑神疑鬼之人,显然不好对付!将所有想法完全隐藏在面具后,汪远缓缓回身,他已经听到了自己对手的脚步声!只见远处,一个身高将近将近两米,如一座肌肉虬结而成的铁塔一般的男子,出现在汪远眼前。
  光头,瞎了一只眼,赤膊着上身布满伤疤,下半身是一条有些磨损的牛仔裤,脚下穿了一双皮靴。
  这就是那个在擂台上连胜了十场的屠夫。
  这一刻,所有人都激动地望着屠夫走进他铁笼,无数道嘶吼响彻全场,竟然全部都是要他虐杀汪远的。
  屠夫好像也很享受四周之人的欢呼,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活动了一下肩膀与脖子,瓮声瓮气的说到:“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对待这小家伙的,一定要让他欲仙欲死!”
  此言一出,欢呼声更加强烈,甚至已经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有些狂热的女人甚至将自己贴身内衣都丢进铁笼当中。
  “嘭!”
  随着一声枪响,战斗也宣告开始。
  屠夫一马当先,迈开大步便朝着汪远狂奔而来,脚下的动作甚至引起了地面的震动,上空有细小的碎石与灰尘唰唰落下。
  “拍死他,一巴掌拍死他!”
  有人为屠夫加油,脖颈处青筋暴露,双目赤红。
  但反观汪远,面对这一切没有丝毫在意,甚至就这么停留在原地没有丝毫动作,迎着恐怕有两百多斤的屠夫,不躲不避。
  这一幕落在观战之人眼中,完全就是吓傻了的表现,一瞬间在为屠夫加油的同时,还不忘嘲讽一番。
  “哼,不自量力,没本事就不要上这来,刚开始就被吓尿了,一会还不吓的喊妈妈啊。”
  “这你就错了,他哪有时间喊妈妈,屠夫一拳就能将他头打爆!”
  像这样的对话在各处响起,这一刻没有任何人相信汪远,为他说话,甚至就连刚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下注压汪远之人都在暗自摇头。
  暗叹自己的钱怕是打了水漂了,原以为汪远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没想到是个怂包,孬种,战斗还没开始就被吓住了。
  就这眼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嘲讽甚至是谩骂,屠夫距离汪远越来越近了,甚至汪远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罡风在猛烈的刮到自己身上。
  渐渐地,汪远动了,他的动作不快,但时间算的刚刚好,就在屠夫近身的一瞬间,汪远探手为爪,闪电般抓向屠夫肋间。
  所有人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闷雷般的哀嚎。
  而发出哀嚎之人不是他们想象的汪远,而是承受了万千目光的屠夫!“砰!”
  远处的冷秋之际猛的一拍坐下椅子,直接起身,眼中露出骇然之色,显然没想到汪远竟然这么强大。
  其他人更是如此,原本嘈杂的环境一瞬间变得无比安静,甚至能够清晰的听见身旁之人的心跳。
  “这……这怎么可能,屠夫竟然……打不过他!”
  类似这样的言论陡然间响起,回忆之前种种,他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观战之人见到屠夫的反应,原本冷却下来的气氛再度爆发,欢呼声也又一次想起。
  “我就说嘛,屠夫认真起来了,一定能一拳那个什么仇打爆!”
  “杀了他,我可压了全部家产!”
  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汪远摇了摇头,依旧一动不动,只不过这一次他也说话了。
  “有些人,永远都无法认清自己!”
  一句话说完,汪远一拳闪电般击出,直接打在屠夫喉咙之处,而对方凌厉的攻击凛然止步。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