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章 帕古斯神父(下)

(19-)
帕古斯理解少年们的反应,长期研究的他面对这样的事实早就已经接受了,这片土地有太多神秘的历史空白,这一部分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说起来,前几天我遇到了你们的老师霍普勒,我们聊了两句,听他说你们和雅思兰莉还有关系?”

两人听到了雅思兰莉的名字,都点点头。

“那可巧了”帕古斯站起身“跟我走,给你们看样东西。”

于是两人跟着帕古斯神父离开了房间,他们来到了侧边的小圣堂,这里是专门进行受洗的地方,今天没有仪式,所以这里并没有人。

帕古斯带着他们走到圣堂的中心,一个圆球状的水晶被架子托在那里,帕古斯将手放上去,一道蓝光出现“这是带有记录效果的魔法道具,会记录所有人受洗时的影像,里面的记录都是公开的,不过也基本没人看就是了。不过其中有一个人的受洗,你们一定感兴趣。”

随着帕古斯的操作,魔法影像在小圣堂里快速变化着,最后停在了一个场景,此时一个女人的影像正背对水晶跪着。

接着声音出现了,那声音隐约感觉是圣歌,女人此时身穿白色单衣,姿态虔诚的跪在圣堂中央,四周点满了白色蜡烛,摇曳的火光映衬了女人容貌的美丽。

女人的脸被魔法记录的很清晰,罗德和洛特走到影像正面马上认出了她“雅思兰莉大人?”他们齐声叫道。

“八十年前,现在的圣女大人就是在这里受洗的。”帕古斯的语气隐约有些自豪,而两个少年则是满脸惊讶。

“那时候的雅思兰莉大人还是那么漂亮,而且比现在更年轻啊。”洛特感慨着,此时一个男人的影像走了过来,手中捧着水浇在雅思兰莉头上,同时高声咏诵者什么,影像对声音的记录非常模糊,两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神父,他在说什么啊?”

“以父神之名,迷途之人啊,你是否愿意接受父神的教诲,信仰父神,献出自己的一切。”帕古斯背的相当熟练,看起来他也主持过这个仪式好多次了。

“雅思兰莉大人一定是说愿意咯?”罗德看着影像猜测。

“不是。”帕古斯笑着摇着头,此时的影像中男人的词句已经念完正等着雅思兰莉回答。

然后雅思兰莉说了什么,男人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发生什么了?”洛特连忙问帕古斯

“雅思兰莉并没有简单的说愿意,而说的是,我愿献出一切,永远追随父神,直到生命的彼岸。”帕古斯说着话,影像消失了。

“结束了?”罗德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会…”

“并不是结束,而是中断了。”帕古斯收回手,水晶球重新黯淡了下去,他带着少年们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受洗仪式并没有那么简单,原本后面还有,中断的原因是因为雅思兰莉说的这句话。”

“有问题么?”罗德品着这句话,没感觉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洛特思考了一下,很快发觉了问题所在,于是开始分析道“雅思兰莉大人的意思是不是有点像谈条件?到彼岸前就追随父神,反过来说到了就不追随了?”。

帕古斯听了点点头“还是洛特更敏锐啊,罗德你懂了么?”

罗德还是摇头“生命的彼岸不就是死了么,死了当然没有办法继续追随啦,有什么问题?”

“无论生死,信仰了父神都不能放弃。”帕古斯解释道“之后雅思兰莉就被软禁了,当时管理教堂的大神父马上联系了圣都,请求给予异端裁决,她差点成了历史上入教后最快被判为异端的人。”

“这么点事就会被当做异端么?”洛特不理解,语气中透出了点义愤的感觉。

“异端只是统称,任何违反教义的行为都会被称为异端,但是惩罚却要根据具体情况调整,像雅思兰莉当时那种情况,判为异端也不过是软禁一个月,写一些检查就可以了。”

“哦…”洛特点点头“那雅思兰莉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她当然是没有被判为异端,反而受到了副主教的邀请,自此她去了圣都,而那个副主教就是她以后的老师,卓椰丝。”

“为什么没事?”洛特又想不通了“我知道这么问很奇怪,但是这一切都是按着异端的形式发展的,怎么会…这样?”

“圣都给予的答复很简单,新入教的教徒不明白而说错话很正常,不构成异端罪,但是作为她入教的推荐人是有责任的,他没有让新教徒足够明白入教的意义,所以雅思兰莉的推荐人被惩罚了一个月监禁,而雅思兰莉则被邀请去了圣都,理由是让她彻底了解我们的教义。”

“居然是这样…”罗德一脸的难以置信“我完全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想到自己过去对教会的一些偏见,自从接触了雅思兰莉后,他看到的教会的态度,温柔、慈爱,这是他切身所感受到的,过去的教堂同样也给了自己一个容身之所,罗德试着回想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抗拒教会,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难道只是无理取闹?看到现在教会的样子,罗德的心有些动摇了。

“是啊,太意外了。”洛特想着想着又笑了“真不愧是雅思兰莉大人。”

“我们的教会永远是包容和关爱每一个人的,即使他们不是信徒。”帕古斯轻轻的拍了拍两个少年的背“还想回去看书么?”

晚上,一身酒气的霍普勒摇摇晃晃的打开旅店的大门,他还打着酒嗝,显得醉意朦胧的。

“呀啊啊啊!”罗德拿着木剑一声大喊从房梁上跃下劈向霍普勒。

霍普勒伸手一抓,他看都不看一把就抓住了罗德的腰带,然后一拎,罗德一慌神剑都从手里掉了。

而背后,门外的洛特正悄悄的靠近霍普勒,他正想拿木剑捅过去,霍普勒脚一踢,木剑直接被脚跟踢飞了。

袭击失败,洛特识相的举起双手投降,他可不想被拎住腰带。

“哈哈哈”等走进店里,老战士看着两个男孩不服输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你们这么胡闹有没有和店长说过啊。”

“说过啦,我们还打了赌,赌了5枚金币,我们说你一定会中招的。”罗德嘟着嘴。

“哈哈哈”霍普勒笑的更开心了“那你们这次是亏本啦!”

三人回到霍普勒的房间,战士开始分析起他们失误的地方“罗德首先是你,都是偷袭了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喊出来?”

“很有气势啊…”罗德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偷袭不需要气势啊,以后要注意。还有洛特,你太过谨慎了,罗德都被抓了之后你才出手,谨慎的又不彻底,还是被我感觉到气息了,不如速度快一些,如果你们同时攻击,我一个醉酒大汉还真说不准会中招。”

“知道了。”洛特点点头。

“看你的表情可不像反省啊。”虽然嘴上承认了错误,但是今天罗德笑脸盈盈的让霍普勒感觉很特别“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霍普勒大叔,你知道雅思兰莉大人受洗的情况么?”罗德问道。

“啊,知道,那可是当时非常著名的事件了,洛泽玛的酒馆现在还有人说这事呢。”霍普勒一下子明白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罗德点点头“我们问过神父了,如果现在受洗也做不了圣殿骑士,但是如果我很厉害,每年都会有誓约骑士的名额,只要在比赛中获得优胜就有机会。”

“啊….”看着罗德兴奋的样子,霍普勒发了个长音“你要入教?还要做骑士?”他的长音接着开始降调,最后叹了口气“我认识的一个骑士可是个古板无聊的人,你居然想做那种职业,怎么没想过加入战士公会呢?”

“我有剑,不用斧头…”罗德轻声嘟哝。

“那洛特你呢,你也要做誓约骑士?”

“不,但是我会给罗德加油,陪他训练。”洛特笑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啦,想要做誓约骑士是吧,那明天我就再给你们加点训练量吧,怎么样?”

“还加?!”两人齐声喊道。

“有意见?”霍普勒反问着他们,语气非常亲切,如同一个慈爱的父亲,面带微笑看着两个少年。

“一点都没有。”罗德脸都白了,他还记得以前一旦质疑后自己的下场,他吓得马上否认了。

“很好很好,完全没意见。”洛特也明白这后果是什么,他也连忙跟着说道。

“既然你们要求做誓约骑士,那我就在这里也做个保证吧,一定会把你们训练出来的。”霍普勒这次哈哈大笑起来,并没有碍于他们没有选择自己的战士公会而心怀不满,战士爽朗的笑声让两个少年重新放松了下来。

并不是每一个公会成员都可以做到像霍普勒这样洒脱的,这也是雅思兰莉的幸运之一吧。被曾经的圣女心心念念的孩子,他的心最后却因为知晓圣女的过去而得到了救赎,这还真是个有趣的故事呢。

  https://www.66wxw.com/56_56644/22222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