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三章 皇境之战

(21-)
  赤裸着上身的魁梧汉子如同降世魔神一般,手中如同擎天之柱的暗红铁棍从空气中荡过,无穷威能从暗红铁棍上迸发,化为一道道棍影朝着身前身着七星道袍的男子劈天盖地而去,瞬间封锁了七星道袍男子的所有退路。

  七星男子神色淡定从容,宽大的七星道袍袖口轻甩,一道道细小的青色的风旋从道袍中掠出,灵光大放,狂涨起来,转眼间化为一道道数十丈的青色风旋,共七道,与青色风旋相比,魁梧汉子仿佛蝼蚁般渺小。

  青色的风旋瞬间将劈天盖地的棍影吞噬殆尽,风轻云淡,令人恐怖的威压呼啸而知,狂风骤起,就连地面上的那些妖兽都在瑟瑟发抖,两人附近虚空嗡嗡大响,朝着魁梧汉子席卷而去。

  魁梧的汉子挠了挠头,目光之中微微凝重,看着这男子的手段再加上这种手段,他想起了华夏王朝的一个棘手人物——星元子。

  魁梧的汉子倒也不惧,手中铁棍瞬间甩出,铁棍之上暗红色的灵光大涨,隐约间化为一头数十丈似猿似熊的妖兽,怒吼一声朝着七道已经化为龙卷风的青旋而去。

  几乎瞬间,似猿似熊的的妖兽虚影便已经狂啸着冲进了排列有序的七道青色龙卷风之中,血红的双目中凶光狂闪,手中暗红色的铁棍舞动仿佛要破碎山河。

  七道青色龙卷风分裂出道道如刀般的青芒,划过妖兽庞大的身躯,欲要将其生生撕裂,彻底粉碎妖兽。

  星元子目光微凝,这七道青色风旋竟是奈何不了那似猿似熊的妖兽,倒也不慌,伸手从背后取下一把看似平淡无奇的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桃木剑上紫色灵光闪烁,从星元子的手中悬浮起来,滴溜溜一转,骤然放出大片紫色的光芒,隐约之间凝成一条紫色的龙形。

  “吼!”

  震动天地的龙吟声从紫芒中传出,紫色的龙形已经一口咬住了妖兽的脖子,龙头狂甩,瞬间妖兽便少了一部分躯体,气息骤然降低,片刻之后暗红色的铁棍光芒暗淡的落回了魁梧汉子的手里。

  桃木剑滴溜溜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回了星元子的手里,袖口甩动,七道青旋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留半点痕迹。

  身穿七星道袍的星元子微笑着盯着面色难看的魁梧汉子,比手段他星元子可不会惧怕任何人。

  初次交手,高下立判,魁梧汉子落了下风。

  魁梧的汉子面露凶相,目光似是要吃人一般,死死地盯着微笑的星元子,恨不得能扑上去直接把这可恶的道人活生生吞进肚子里,凭借着自己的先天天赋直接将这家伙消化掉。

  君三望着这处人类强者占上风的战局,微微松了口气,站在人类的阵营他自然希望人类能够在这场争夺机缘的战斗里能够压制山脉妖兽一方。

  这些后来的皇境强者不自觉间的习惯和动作,已经暴露了他们是妖兽的事实。

  略微喜悦,众人就将目光放在了白须老者与那瘦削男子的战斗。

  君三的目光略微凝滞,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为白须老者捏了把汗,似乎正在战斗的是他自己本人一般,紧张至极。

  只见瘦削男子手中的怪异的短枪之上灵光大涨,进攻非常迅速,直接贴身压制了白须老者,招招毒辣阴险,数次都差点抹在白须老者的要害之处。

  瘦削男子手掌之上猛然间黑色灵光大涨,猛地拍在老者的胸口之上,白须老者的身躯一震,只感觉到仿若钢铁般的手掌轰在胸膛,往后连退几步,这才稳住。胸口之上赫然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掌印,白须老者脸色一沉,手中一把不知什么材质的长剑出现在手掌之中,剑诀掐动,手中长剑冲天而起,滴溜溜转动起来,猛然间涨大,化为一柄十几丈长的巨剑朝着瘦削男子斩落而去。

  铛的一声巨响!

  白须老者的长剑倒飞回老者的手掌之中,不知何时瘦削男子手中怪异的短枪已经化作一杆丈许长的黑色长枪,枪尖之上微微颤抖,显然挡下老者这一击也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轻松。

  瘦削男子阴险一笑,手中长枪化为一道黑芒朝着白须老者暴掠而去,人随枪动,瘦削男子紧跟在长枪之后,白须老者手中长剑灵光大涨朝着如同黑龙般的长枪而去,手掌枯燥的手掌之上灵力凝聚朝着长枪之后的瘦削男子天灵盖拍去。

  险象突生,一条黑色的蝎尾从瘦削男子身后暴射而出,如同细针般的尾刺转眼便至,眼看着就要落在白须老者的脖颈之上,就在这时老者枯树皮般的脖颈一道灵力盾墙浮现,瞬间阻挡住了瘦削男子身后的尾刺,盾墙仅仅维持了一个呼吸便尽数溃散,长剑打着转倒飞而回再次挡住漆黑的蝎尾,表面剑芒尽数溃散,铛的一声,老者倒飞而去。

  白须老者脚掌落在虚空之上,稳住身子,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白须老者感觉到刚才那一个呼吸就仿佛过去了百年,令人窒息的感觉实在是可怕。

  “果然是东岭天蝎,东岭众皇者之中最阴险狠毒的一个!”白须老者森然地目光落在瘦削男子身上,冷声开口。

  天蝎皇者丝毫不以为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施施然开口道:“技不如人,何必找这些借口,果然人类都是虚伪的!”

  “呵呵!蝎子就是蝎子,总搞这些偷袭的事情。”白须老者没有接天蝎皇者的话,转而继续嘲讽了一声。

  天蝎皇者冷哼一声,长枪再度伸长,足足有丈许,在虚空之中荡出嗡嗡之声,如同长龙出海,灵光外放直朝着白须老者面门而去,一副不取老者性命誓不罢休的样子。

  白须老者丝毫不敢大意,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白须老者出手间处处小心,防贼似的防着这毒蝎的蝎尾。

  天蝎皇者目光看似不经意间从白须老者脸上掠过,眼底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闪过,背后的蝎尾再次朝着白须老者胸口而去,白须老者冷笑一声,暗想还来这一招真以为老夫傻吗,手中长剑灵光一闪,滴溜溜打转挡在胸口前,挡住了天蝎皇者的蝎尾。

  君三的目光一凝,将天蝎毒皇脸上的那抹阴险的表情收入眼底,似乎察觉到了天蝎皇者即将施展阴毒的招式,声音不由地脱口而出:“小心!”

  白须老者闻言身形立即暴退,就在老者身形刚刚退走的时候,天蝎毒皇脸上的几道花纹似是黑虫一般蠕动起来,从天蝎毒皇的脸上脱落下来,落在老者刚刚站立的虚空之处,嘶啦嘶啦的刺耳声从黑漆蠕动的地方传出,白须老者的脸色微变,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由得转过头看向君三所在的地方,朝着君三微笑着点了点头。

  反观天蝎毒皇面色阴沉到了极点,如同就要挤出雨水的黑云,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偏过仿佛要杀人般的目光落在君三的身上,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小家伙,你是在找死吗?”

  声音落下,天蝎毒皇朝着君三暴掠而去,直接放弃了白须老者,准备将这坏了自己好事的小家伙先解决掉,省的这种蝼蚁让自己心烦。

  “呵呵!想动他问过老夫没?”白须老者直接拦住了天蝎皇者的去路,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冷笑开口,这小家伙救了他一次,他不可不会任由这家伙对小家伙动手。

  “堂堂东岭皇者对一个小家伙动手,这些年都活到熊窝里,不要脸皮了?”一道身影落在白须老者身旁,赫然是身穿七星道袍的星元子。

  天蝎毒皇目光阴沉地看着出现在身旁的魁梧汉子,语气不善:“你连他都对付不了?”

  “他手段太多,俺老熊靠不近他的身子,怎么下手?”魁梧的汉子看着目光阴沉的天蝎皇者,顿时有些愤怒了,虎目瞪得滚圆,挺了挺如同山岳的胸膛。

  “真是个笨熊!”天蝎皇者低声骂了一句,将目光放在白须老者两人身上,身上恐怖的威压弥漫而出,身形朝着两人冲去。

  魁梧的汉子紧跟其后,手中暗红的铁棍呼啸而出,朝着二人头顶砸落。

  星元子微微笑,七道青色气旋拦住两人的去路,抽着空伸了个懒腰,做完这些好像家常便饭的事情,口中念动口诀控制着七道青色龙卷风将天蝎皇者和魁梧汉子两人围困在其中。

  白须老者出现一串乌黑的珠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但是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能在皇境强者手中肯定不是街坊地摊上卖的女孩子的手链手饰。

  挡在君三身前的滕父和秦父俱是松了一口气,瞪了这惹祸精一眼,招惹这样的强敌,还不是活的不耐烦了,随便动动手指都能碾死自己这等蝼蚁般的存在。

  白须老者手心乌黑的珠串灵光大涨,滴溜溜蹿到众人上方,啪的一声,珠串上的珠子如同一颗颗光珠散开,蹿入青色龙卷风之中,朝着天蝎毒皇和魁梧的汉子而去。

  “速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看到蹿来的乌黑珠子,天蝎毒皇脸色瞬变,仰天大吼一声。

  52/52685/18031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