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四)

#6#
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国民党现在正处在自建立以来的巅峰,而且还看不出衰落的迹象,靠着西南开发和美国借债,国民党建立起足以支撑战争的工业体系,再不需要从海外进口弹药物资。

社会改革和胜利,让国民党收到更多民众的拥护,中央政府的威望越来越高。在军力上则更加强大,美国提供上几十个师的装备,加上中国自己生产的武器装备,中央军全部整编换装,附属中央军的部分地方部队也整编换装,总共整编换装的部队超过三百万。

除了陆军,国民党军还建立起强大的空军部队,空军司令部下设八个指挥部,江南、江淮、西安、东北、华北、缅甸和战略空军指挥部,总共装备各种飞机一千六百架,这还不算中美联合空军的六百架轰炸机和战斗机。

如此强大的军事和工业力量,是国民党从未有过的,而这一起的肇机都起源于西南开发,都来自眼前这个人。

“一人兴邦,古人诚不欺我。”熊式辉看着庄继华在心中非常感慨,难怪当年一得到他回国,蒋介石便不管不顾委以重任。

可就这样一个人,却偏偏与委员长走得越来越远,如果他能稍稍收敛一些,这对师生的组合将是国民党内最强组合。

冯诡默默的看着俩人,在他看来,熊式辉其实搞错了对象,庄继华现在是退无可退,蒋介石并不是因为政治分歧才要对付庄继华,国民党内与蒋介石在政治上有分歧,与庄继华观点相似的多了。比如张治中邵力子张冲;可蒋介石没有对付他们的想法。

真正的原因是,随着这些年社会改革的成功推行和战场上的不断胜利,庄继华在党内军内民间的威望空前高涨。民间就不说了,蒋介石可以容忍。可党内军内,特别是后者,这会动摇蒋介石的统治基础,这才是蒋介石下决心要拿下庄继华的根本原因,至于政治分歧倒不是不可以接受。

在庄继华这一边,则更多的是政治理念。庄继华认为在经历了长期战争后,国家应该和平,国内的各种问题可以通过政治协商解决,坚决反对使用武力。而蒋介石则不愿如此,特别是对gcd,随着国民党实力空前高涨,蒋介石用武力解决国内问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这一切注定双方要做个了断。俩人都是意志坚定的人,都不会在根本问题上作出让步。

“我们的情况好吗?”庄继华反问道,不等熊式辉回答,他便接着说:“熊公错了,从军事上说,我军战斗力提高得很快,可决定战争胜败的不仅仅是军事,更多的是政治和经济。

在政治上。国内民众要求实行政治改革的要求越来越强烈,我们国民党内部呢?用四分五裂来说或许过分,可派系众多。桂系、阎锡山、西北马家军、广东粤军,等等,就算我们中央军内部,也分成数派,土木系、何老师,或许,我也算一派;军队分派,党内分派。事情不以对错。只看派系,我这派的,错的也对,别人派系的,对的也错。”

庄继华摊开双手。作出个无奈的姿势:“再说经济,经过七年抗战。用国疲民弱来形容丝毫不为过。我曾经给校长说过,我们的经济之所以没有崩溃,是因为美国给以了大力支持,我们的数次财政危机,都是在美国支持下渡过的。可战争一结束,美国还会这样无偿提供物资和资金吗?”

“华北会战,产生了数百万难民,整个天津被摧毁;大后方有数百万人要返回家乡,数万个政府机构学校和工厂企业要回迁,这笔资金从何而来。

物资管制实际是让国民蒙受损失,国民为了支持抗战,始终在忍耐,可这种忍耐能持续多久呢?这就好比一根弦,断了话,反作用将异常强大。

熊公,抗战是要胜利了,可被抗战掩盖的诸多问题也将浮现出来,我们国民党看上去非常强大,可一旦这些矛盾集中爆炸,可以烧毁我们辛苦建立的整座大厦。”

熊式辉默然无语,他必须承认庄继华说的事实,在抗战的前提下掩盖了国民党的很多弱点,战争一结束,再无遮掩下,这些矛盾便会逐渐显露。

“文革,你认为什么会引爆这些矛盾呢?”熊式辉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比如,内战。”庄继华的回答非常简单肯定。

三人再度陷入沉寂,冯诡非常轻松的喝着茶,心里却在磋磨熊式辉的目的,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蒋介石的意思,能不能将这个人拉过来,如果能行那就太理想了,要不行,那该怎么搬倒他,准备的那些手段是不是充足。

熊式辉则沉浸在庄继华带来的震惊中,他终于意识到蒋介石与庄继华的根本分歧。现在没有人怀疑胜利,所有政治团体也都目光落到战后中国该往何处去。几乎所有团体都注意到中国该往何处,要由国共两党来决定,所以重庆的一些政治团体呼吁两党尽快进行谈判,解决边区政府和军队问题,实现国内和平。

两党也顺应民心,在重庆开始新一轮谈判,蒋介石的条件很简单,gcd交出军队和政权,国民党承认gcd为合法政党,mzd周en来等gcd领袖可以在政府任职。

这个条件理所当然遭到周en来拒绝,延安方面提出,首先建立联合政府,聚集全国各阶层民众代表,制定出一部真正代表民意的宪法,然后依据宪法实行大选,新政府成立后,国g两党均将军队交给政府,实现军队国家化。

两党互不让步,谈判数度中断;从军统获得的情报看,gcd正在加紧备战,占领山西北部和绥远大部察哈尔地区的八路军新四军正在积极整编扩军,gcd方面已经秘密派出一个代表团去苏俄。

“文革,对东北你有那些想法?”熊式辉决定放弃,不再劝说,转而开始今天的真正目的,他在秦皇岛得知,庄继华已经签署了数十张委任状,委任了数十名县长。

庄继华点点头,略微思索道:“当初我们谈好,黑龙江分成三个省,黑龙江、三江、滨江省,吉林北部和辽宁北部,还有热河一部,组成一个新省,兴安省;如此,原东北三省变成六省;”

说到这里,庄继华停顿下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可事情总不是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鉴于目前的情况,为了避免将来的冲突,我认为可以将gcd控制的地区单独划出来,成立黑河省,另外,鸡西地区可以成立特别地区。

至于省主席,黑河省可以让延安提名,其他的嘛,我提个意见,校长统一军令政令,有些地方将领要离开军队,必须给他们安排好出路,这才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东北战区有很多地方将领,象杨森王陵基孙震潘文华,还有高树勋马法五,周福成,唉,”

庄继华有些为难的挠挠后脑勺,苦恼的说道:“老天,那有这么多位置。”

熊式辉有些傻了,按照这个名单,不光省主席,恐怕主要的市都没他什么事了,他口袋里的名单根本不用拿出来了。

可要反对的话,熊式辉还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除地方将领军权是蒋介石的既定方针,杨森王陵基孙震潘文华这些人都是要解除军权的,可这些人都是战功卓著,他们的军衔都是上将,杨森孙震还得过数次青天白日勋章,连余汉谋都给了省主席,他们怎么也应该给个省主席。

“委员长队他们没有具体想法吗?”熊式辉试探着问道:“比如军事参议院。”

庄继华苦笑下:“我问过了,他们是这样说的,这几十万川军将士是他们带出川的,战争结束后,他们还要带他们回川,然后就解甲归田,人家对军事参议院根本不感兴趣。”

熊式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蒋介石是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四川现在是国家的重工业基地,让几十万川军返回四川,无疑是让狼群守在一堆肥肉旁边。

“如果是这样,可以让杨森和孙震担任省主席。”熊式辉隐隐感到头痛,只好先让一步。

“熊公,您对这些川军将领的了解还不多呀,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更麻烦了,”冯诡放下茶杯笑道:“川军中以刘湘的二十一军为主,刘湘死后,原二十一军系由唐式遵潘文华王陵基统带,如果你给了杨森孙震省主席,不给二十一系一个,那么闹事的一定是二十一系将领,他们的部队比孙震杨森加起来还多。”

熊式辉闻言不由呆住了,他长期主政江西,在四川的时间很少,可也知道川军派系众多,但没想到居然这样复杂。

“如果是这样,那再给潘文华一个省主席?”熊式辉很不死心,他隐约感到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中。

庄继华叹口气揉揉太阳穴:“真麻烦呀,让人伤脑筋,熊公,您不知道,除了川军将领,还有蔡廷锴,萧振瀛,这些人,都是要离开军队的,怎么安插他们呢?”

熊式辉差点跳起来,庄继华的胃口好大,要把整个东北吞进去,他拿走了大部分县,现在又要一口吞下五个省主席,他这个东北行辕主任就成了空架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