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五)

#6#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五)

“文革,既然安置不下,不如我们草拟个名单,上交中央,让委员长定。”熊式辉忍口气,抛出自己的杀手锏。

“可我们也要有个态度,不能让校长来当这个恶人,”庄继华轻飘飘一句话便将熊式辉的杀手锏卸下:“熊公,我看这样,省政fu很大,我看这样,王陵基潘文华杨森三人中选俩人为省主席,孙震继续在军队中发挥作用,高树勋的战功不足,而且资历较低,可以担任保安司令,五个省,每个省划分三到四个警备司令部,抽调原西北军将领和川军将领担任警备区司令,原东北军将领部分可以出任参谋长或文官,在东北建立黄埔分校,调部分军官到军校任职,东北战区在战后可以转为东北军区司令部。”

熊式辉默默思索着,庄继华的意图渐渐明朗,他是用西南将领和西北军将领取代东北军将领,来实现自己控制东北的野心。

“无常兄怎么看呢?”熊式辉有口无心的问道,冯诡是庄继华安插在他身边的钉子,没有理由反对庄继华的计划。

“不妥,”冯诡让熊式辉稍稍吃惊:“文革,熊公,按照这个方式,整个东北的重要职位都被我们这些外省人占据,这会引起东北籍人士的不满,对战后迅速稳定东北不利。我的意见是原东北军将领,比如何柱国可以担任一省的省主席,东北行辕可以再设一个副主任,让东北籍人士担任,比如阎宝航或张作相;

至于川军将领和西北军将领,一部分可以转到警备司令部,还有部分可以出任警察宪兵等职务,文革,川军将领不能全部离开军队,这会授人以柄。”

熊式辉边听边看庄继华,他有些怀疑这是俩人演的双簧,可庄继华正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冯诡坦然的看着他。

“文革,事情不能太急,杨森孙震战功卓著,现在便让他们离开军队,对稳定军心不利,潘文华在二十一军系威望很高,最好暂时不要离开军队。”

冯诡心里清楚,庄继华想尽快将这些川军抓在手里,虽然川军将领表示愿意追随他,可他们太善变,利益得不到满足时,他们会倒向何方,谁也没把握,庄继华不敢冒这个险。

在与邓演达达成的协议中,哈尔滨以北分给gcd,剩下地盘中,庄继华占辽宁,邓演达占吉林和哈尔滨以南,由于熊式辉的插入,庄继华不得不进行变通,将三省变成六省,他计划让出一个省给熊式辉,一个省给gcd,其余四个省由他和邓演达瓜分。

庄继华对王陵基和唐式遵并不放心,甚至对杨森也不是很放心。唐式遵掌控二十三集团军,所有最先被拿下;第二个要拿下的是王陵基,他必须为王陵基找到合适的位置,否则会让川军将领产生怀疑,进而动摇对他的信心。

这场谈话,或者说,东北光复后的人事安排注定很困难,冯诡的意见他不是没考虑到,迅速稳定东北,需要一些东北籍人士的加入,但这样人事安排便变得紧张。

“东北人,”庄继华沉凝片刻后说:“大都是从山东河北移民过来的,原籍东北的很少,这个地区可以说是移民地区,既然是移民地区,便没有关内那样复杂的社会关系,归属感比起关内来说要低得多,我想让何柱国出任战区副司令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停顿下又补充说道:“张作相可以考虑,但阎宝航不行,他有gcd嫌疑。”

熊式辉倒没有反应,冯诡愣住了。阎宝航是东北抗敌救亡会理事长,在西安事变中支持宋美龄,得到宋美龄的好感,与宋美龄交情莫逆,没想到他居然有gcd嫌疑。在冯诡心中,阎宝航是最合适担任行辕副主任的人选。

“文革,没错吧?阎宝航有gcd嫌疑?”冯诡不相信的问道。

“不会错,戴笠已经向校长报告过了,”庄继华的语气很肯定:“校长没动他,不过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而且他的名声和与夫人的关系保护了他,但这个人绝不能用。”

阎宝航的身份早已被察觉,但察觉归察觉,阎宝航做得很聪明,戴笠一直拿不到直接证据,不过王小山拿到了,王小山秘密窃听了阎宝航交通员的谈话,拿到这个证据后交给庄继华,庄继华却将证据销毁,把它作为秘密藏起来。

熊式辉却没有惊讶,在重庆这段时间,他与阎宝航有过接触,感到这是个很聪明很睿智的人,他曾经想邀请他出任行辕副主任,可被蒋介石坚决否决了,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庄继华刚才所言属实。

可庄继华的话让熊式辉又有些迷惑不解了,看得出来,庄继华对gcd是保有戒心的,可他却gcd步步退让,给人的印象是他非常亲共。

“看来传言也有误。”熊式辉略感欣慰的在心里说,他又想了想说:“无常兄之言,乃老成谋国之言,对川军将领不能操之过急,先安排一个,象杨森孙震他们可以继续留在军队。我看可以先从二十一军系动手,让潘文华或王陵基首先离开军队。”

“至于原何柱国张作相,我们可以把名单上报委员长,让委员长决定。”熊式辉又解释道:“县长可以由咱们任命,可省主席却必须要委员长批准。”

这个庄继华自然清楚,熊式辉解释的原因是告诉庄继华,他不想在这上面作手脚。庄继华点点头表示明白。

“好,就这样说定了,”庄继华说:“熊公,我们商量一个名单吧,然后和他们谈谈,同时将分省方案上报委员长。”

接下来,三人低头商议如何划分省份,确定各省省主席人选,最终决定上报,辽宁省省主席李之龙,兴安省省主席王陵基,吉林省省主席贾乃儒,黑龙江省省主席何柱国,滨江省省主席萧振瀛,黑河省省主席由gcd方面报。

吉林省主席贾乃儒是熊式辉新政学系成员,曾长期担任江西省政fu秘书长,是熊式辉的左膀右臂。

庄继华总算达成目的,可熊式辉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其他几个省的控制权,又在省政fu下属机构上展开激烈争夺。

庄继华对东北的省政fu设置与重庆不同,重庆的市政fu显得精干小巧,东北各省的省政fu机构却很齐全,省政fu设省主席,秘书长,财政厅,警察厅,民政厅,教育厅,交通厅,工业厅,农林厅,商业厅,宣传部,卫生厅,高等检察院,总共十来个机构;在政fu机构之外,还设有省参议会,省众议会;实行司法**,省高等法院**于省政fu之外。

在这些机构中,最关键的有三个:财政厅,警察厅,民政厅,此外就是秘书长。

面对熊式辉的顽强,庄继华也不得不作出让步,他先后让出了辽宁省秘书长,兴安省的财政厅长和宣传部长,黑河省的民政厅长和农林厅厅长,不过庄继华也夺去了吉林省的警察厅长和工业厅长。

双方讨价还价,直到肚子咕咕直叫才发觉中午饭时间到了,伍子牛早就等在旁边了,见他们争得激烈,一直没有端上来,此刻才拿上来。

韦伯和白修德对租下的房子还是比较满意,俩人住一间房,稍微挤了点,不过此时的锦州能租下房子便已经不错了。

“挤一下,也就这几天了,过几天战区司令部就迁到沈阳。”宫绣画也感到房间挤了点,便安慰俩人,透露了一点战区司令部的安排。

“哦,这么说,东北会战就要结束了?”韦伯反应很敏捷,立刻意识到这话的含义。

宫绣画点点头,这次东北会战出乎意料的顺利,在光复哈尔滨后,日军便开始大撤退,好容易在浑河前线展开战斗,可没想到盖州登陆,又让日军开始另一场大撤退。整个东北会战,中**队刚摆开阵势进攻,日军便立刻撤退。

庄继华准备的手段都用不上,盖州登陆最多也就用了半套,新一军突入朝鲜,迫使东线日军放弃伏击,仓皇南逃。

这样的顺利让宫绣画比较省心,可战区司令部内气氛却不是很正常,他们费尽心力策划的各种行动,却打在了空气上,让他们集体感到难受,因而集体愤怒。参谋们甚至策划了另一个作战,派出两个军在平壤附近登陆,袭占平壤,切断关东军退路。这个作战计划理所当然被庄继华否决了。

“这样快!那我们这是在做什么?”白修德惊讶的叫起来,他看看刚刚收拾好的房间,感到有些失落,既然几天之后便要到沈阳,何不现在便去沈阳。

“沈阳有的是房子,你们可以跟着司令部一块走。”宫绣画笑了笑。

这倒是个意外的惊喜,白修德这才满意的笑了。韦伯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有些感慨的说:“真快!七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我感到自己还在南京,或者是徐州。”

韦伯从南京危城中便开始跟在庄继华身边,向外界报道中国的抗战,并由此获得了庄继华的信任,在长达七年时间里,韦伯坚持不懈的呼吁美国采取行动支持中国,告诉美国政fu和人民现在帮助中国,就是帮助美国自己。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许多判断最后都一一应验,这让他在美国新闻界获得极高声誉,美国政fu制定中国政策时,常常参考他的报道。

“是呀,时间过得真快,”宫绣画也点点头:“从南京到缅甸再到东北,这条路走了整整七年,不过,好在我们终于走过来了。”

“七年前,在南京城,我曾经采访过庄将军,这次我还想采访一次庄将军,宫女士,可以安排一次专访吗?”韦伯期望的看着宫绣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