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九)

#6#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九)

神,无所不能,骄傲而强大,让一切苦难烟消云散,让春雨降落,让细风吹佛,让孩子们欢笑,让歌声在人间飘荡。

可,这是神展现的美好一面,当它展现暴虐一面时,制造的灾难,比魔鬼更可怕。

最大的问题是,连神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美好,什么时候可怕。

人间,没有神,老百姓便制造神,于是,人便登上神坛,在万众的欢呼声中飘飘然,于是灾难便在欢呼声中降临。

庄继华在那瞬间得到的满足,让他感到恐惧,那是一种,俯览众生,藐视一切的感觉;不是这种感觉带来的恐惧,而是那些激动的脸,带给他的恐惧。

那是信任!那是期待!那是渴望!

没有什么救世主,可这些普通的,晒得黝黑的脸上,分明写着,你就是我们的救世主!你就是我们的神!

“好危险!”

这是从心底发出的叹息,谁能拒绝这样的拥戴呢?当人们要把你推上神坛时,古往今来,有几人有拒绝的理智呢?

“当年第一次东征收复潮汕,农民集会上,彭湃上台演讲,底下的民众便高呼,让彭湃当皇帝。皇帝是什么?是天子,是上天之子,不是人,是神,可人怎么能当神呢?”

“很多人在说民主,说自由,可民主自由究竟是什么呢?有多少人懂得呢?是不是多党制便是民主自由呢?我看不见得。”

良久,庄继华才自言自语道,宫绣画和伍子牛默默的听着,没有插话打断。

“民众有些时候很盲目,也很轻信,他们的判断很简单,却往往容易给出结论,这其实非常危险。”

庄继华一直在自言自语,语气中充满担忧,宫绣画微微叹口气,终于开口打断他:“文革,有些事情不是一蹴而就,要慢慢来,你不是说过,重要的是教育。”

庄继华沉默一会,才叹口气:“这比抗战还难,需要持续数十年时间。”

“我看不一定,”宫绣画淡淡的摇头:“我和韦伯聊过,美国在推行普选时,好多人也一样是文盲,好些人也不懂得如何行使手中的选票,可只要坚持不懈的推行下去,总会有进步,迟早会懂得。”

庄继华沉默后点点头,任何事情只有做过之后才知道,如果永远不做,仅仅停留在嘴上,那么便永远不会有进步。

车队在天黑之后到达沈阳,这免去了很多麻烦。前来迎接的只有杨森和上官竣等寥寥数人,杨森明显变瘦了,原来有些胖的两腮已经凹下去,占领沈阳后,杨森便兼任沈阳警备司令,二十四集团军分布在辽北地区,今天接到庄继华的电报后,王陵基正从辽北赶回沈阳途中。

“文革,全军正在集结,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这样走了,地盘怎么办?”杨森见面便着急的问道,二十四集团军没有参加南满的战斗,但任务却不轻。

八路军先遣队在挺进东北的过程中,在辽北留下不少游击队,这些游击队的规模不大,东北会战开始后,日军全面收缩,辽北空虚,游击队趁机发展壮大,在很多地区建立了根据地,杨森与他们冲突不断,杨森强行收编了数支游击队,驱散了两支游击队,他担心一旦集团军主力离开,当地的gcd组织便会死灰复燃。

“这事我们过会再聊,”庄继华说:“上官参谋,司令部安排好没有?”

“报告司令,准备好了。”上官竣心中一紧,庄继华下车便问司令,说明情况很紧急,战区司令部选在原张作霖的大帅府,杨森知道战区司令部随时会迁到沈阳,早就将原张作霖的大帅府整理出来,司令部搬来便可住进去。

庄继华得知在原大帅府不由楞了下,皱眉想了想说:“不行,不能进大帅府,按照民国法律,这房子还是张学良的,将来还得归还张学良,另外再找地方。”

说到后面,庄继华的语气中已经有些不满了,上官竣心里一沉,大帅府是沈阳城内最好的建筑,有六栋三层高房屋,地下还有一层,整个帅府不但宽敞还很坚固,是荷兰建筑公司修建的。

“文革,这黑灯瞎火的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先将就吧,明天再另找地方,要不然,我把我的司令腾给你,先将就两天。”杨森在旁打圆场,选择大帅府其实也是他的主意,在他看来,张学良已经不可能返回东北了,这大帅府空着也是空着,先拿来用了再说。

庄继华看看天色,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赶了整整一天的路,所有人都很疲惫,再作出调整也不妥,于是便点点头:“东西就不要卸车了,直接拉北大营,子惠兄,让你的弟兄帮忙看着。以后,司令部就设在北大营。”

庄继华说完之后让杨森随他上车,留下一脸沮丧的上官竣站在原地。

杨森上了庄继华的车,此刻他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在辽北与八路军发生数次冲突,庄继华有一向以亲共著称,担心受到他的责备。

“子惠兄,辽北的事干得漂亮。”让杨森有些意外的是,庄继华对此居然很赞赏:“有些时候强硬点也有好处。”

杨森精神一振,一张脸笑得象开花一样:“就是,就是,老子又不是耙豆腐,轮得到他们捏,不发点威,不晓得马王爷有三只眼。”

“斯大林要来了。”

杨森一愣,有些糊涂的看着庄继华,庄继华又重复了一句,杨森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拍大腿:“x***!这老狗x的,正好老子的两个军闲得无聊,揍他狗娘养的!”

骂了几句后,杨森忽然望着庄继华皱眉问道:“文革,你说会不会是tmd他们引来的。”

杨森虽没说明这个他们是谁,可车内的人都明白说的是谁。庄继华郑重的摇摇头:“事实上,这次的情报是他们提供的。”

杨森霎时便愣住了,好半天才说:“这tmd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这是为什么?”

“具体什么还不清楚,我在沈阳还要待两天,两天后,我就要去长春和哈尔滨,战区主力将陆续北移,赶往黑龙江。”庄继华的神情阴冷,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对能教训下斯大林非常满意。

吉普车驶过沈阳街头,夏日的沈阳街头洋溢着轻松欢快的气氛,接上行人很多,很多店铺门前都挂着国旗,武装巡逻队在街上巡逻,治安显得很好。不过,庄继华也注意到,有几个街区没有亮灯。

“小鬼子逃跑前炸毁了发电厂,现在只修复了部分车间,”杨森注意到庄继华的神情,便解释道。可话匣子一打开,他便有些刹不住:“沈阳的工厂被破坏很严重,兵工厂被破坏得最严重,几乎被全部炸毁,专家组认为,要恢复到以前,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庄继华轻轻点头,沈阳能这样夺回来已经是幸运了,天津几乎全城被毁。东北会战最幸运的是没有产生多少难民,日军撤退极快,真正的战斗主要发生在山海关地区和南满,锦州沈阳长春哈尔滨,这些人口集中的大城市几乎都是不战而下,城市损害极小。

“城内有多少失业工人?”庄继华又问,日军炸毁了诸多工厂,势必造成大量工人失业,这同样非常严重。

“还在统计,”杨森说:“至少上万,不过,好些民用工厂并没有受到多大破坏。”

庄继华调整了下坐姿:“子惠兄,王方舟要离开军队,出任拟议中的兴安省省主席,二十四集团军我就全交给你了,你要制定个混编计划,待战事结束后实行。”

庄继华说完之后却没听到杨森的回答,他扭头看着杨森,杨森的眼睛瞪得溜圆,一脸不服气,庄继华禁不住有些纳闷的问:“怎么啦?”

“怎么是他!”杨森叫起来:“王灵官怎么能当省主席?!”

庄继华完全惊讶了,连伍子牛都转过头来看了杨森一眼。杨森和王陵基合作了近两年,俩人同在江南战区时,还互相扶持,按照庄继华的想法,俩人至少不会互相拆台,没想到王陵基出任省主席,第一个出来反对的居然是杨森。

庄继华沉默一会,心里暗骂自己糊涂,别看这些川军将领在抗战中经常互相帮助,那是为了自保,一方面是在战争中自保,另一方面也是对抗中央。当外在压力消失后,他们之间的矛盾便冒出来了。

“子惠兄,我以为你希望留在军中,其实,我也希望你能留在军中,继续率领二十四集团军,东北将分成六个省,gcd一个,原东北军两个,在田出任辽宁,熊主任提名一个,剩下的就是兴安省,我左思右想才决定决定给王方舟,你和德操兄,继续留在军中,为国家效力。说实话,兴安省贫困,我还在担心王方舟不肯。”

杨森迟疑下,然后嘿嘿笑起来,庄继华的一番解释,表明在他心目中,他杨森和孙震比王陵基重要多了,这让他在心里很是满足。

“文革,你是民国二十一年入川的吧,到今天,我们已经相交十二年了,”杨森语气缓慢郑重,停顿下,他看着庄继华说:“简单一句话,我们相信你,十二年前,你对我们说的话,现在都兑现了。说实话,我们不太相信委员长。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

最后这句话,杨森加重了语气。这几年,杨森只有在庄继华指挥下作战时感到爽快,在江南作战时,后勤物资,补充兵员,都被削减,好几次部队差点被缩编,直到重新回到庄继华麾下,才完全摆脱这种局面。

其次,川中群豪被庄继华牢牢绑在四川开发公司这辆战车上,整个战争期间,蒋介石无数次在打这个公司的主意,与川中群豪产生众多矛盾,这也是川军群豪决定支持庄继华的一个重要原因。

看破庄继华与蒋介石之间有严重矛盾的当然不是杨森孙震这些前线将领,而是留在四川的邓锡侯。

在此之前,川中群豪依靠庄继华,只是希望在中央各派系中,选择对他们最有利的一派。可邓锡侯回到四川后,有机会近距离观察国民党内各派关系,经过一年观察后,他得出结论,蒋介石与庄继华的关系并不象外界表现的那样融洽,俩人之间矛盾不小,川中群豪要自保,最好全力支持庄继华。

这个结论在后来得到证实,蒋介石解除了庄继华远征军司令的职务,庄继华随即远走西北,在西安待了近半年才回来。

邓锡侯的判断得到留川的川中群豪支持,属于二十一军系的邓汉祥乔毅夫等人也赞同选择庄继华。

庄继华的紧急报告在重庆引起巨大震惊,陈诚收到电报后便与白崇禧一块急赴黄山别墅,等他到黄山别墅时,蒋介石已经得到军事委员会的报告。

“雨浓,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情报?”

蒋介石不敢相信,重庆协议刚刚签署,斯大林便又要挑起事端,更何况,罗斯福正在策划在开罗召开一次四大国首脑会议,在这个紧要时候,斯大林会采取这样的行动?

陈诚白崇禧同样表示怀疑,从军事上看,中国在东北集中了上百万大军,日军败退到朝鲜,对东北威胁大减。况且,东北战区即便分出部分兵力对付日军,也有足够的兵力对付越境而来的苏军。

“没有,”戴笠答道:“我们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情报。”说到这里,他停顿下看看蒋介石的神色,然后又补充道:“不过,苏军正逼近黑龙江边境。”

“这是自然,但不能说明他们便要侵入我国东北。”蒋介石打断戴笠的话,他有些气恼的盯着戴笠厉声道:“你们情报部门整天都在忙些什么?国家财政如此困难,每年依然给你们拨那么多钱,可你们的表现呢?情报居然要从前线来!这要你们来做什么?”

戴笠头上立时冒出层细汗,这不是最近第一次被骂,上次是因为民主人士在精神堡垒集会,事先他们居然不知道周en来会出席这个集会。再之前是因为山西阎锡山在暗中与gcd达成协议,gcd让出了晋西南两个县,换取阎锡山和平共处的承诺。

戴笠用眼角悄悄瞟了陈诚一眼,后者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