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十)

#6#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五节 曙光(十)

现在的军统可不是七年前的军统,七年前军统刚刚由特务处改为军统时,力量并不强大,主要力量集中在江南地区,其他地区实力薄弱;经过七年发展,现在实力空前强大,整个军统成员多达十几万人,加上外围成员,总人数多达百万以上。

戴笠在军统内部有绝对权威,这七年中他以厚赏重罚,将整个军统牢牢掌控在手中。随着军统力量增强,军统的业务范围也随之扩大,警察缉私海关宪兵,戴笠都在插手,甚至还将手伸进军队,准备以军统骨干成立一支军队。

此举遭到军方的强烈警惕和抵制,陈诚白崇禧坚决反对,何应钦态度圆滑,却始终扣着番号不给,中统则大加诋毁,通过陈果夫不断向蒋介石打小报告,陈果夫也数次提醒蒋介石,现在已经有个庄继华尾大不掉,再出一个戴笠,就更难收拾,如果俩人联手,党国江山便危险了。

蒋介石当然还记得,戴笠是庄继华引见给他的,庄继华回国后,与戴笠的关系也很不错,在重出掌控五战区后,在所控制区域大力支持军统,打压中统,如果在开始还没引起蒋介石的注意,现在已经引起蒋介石的警觉,开始有意识打压戴笠的势力。

面对蒋介石的斥责,戴笠无言以对,十几年来,他自认对蒋介石的思想变化比较清楚,也察觉到蒋介石与庄继华关系变化,数次向蒋介石暗示,自己与庄继华的关系只是普通关系,可蒋介石是否接受这种解释,他也不清楚。

“我记得军统已经设立东北站,难道他们也没消息?”

场面有些尴尬,陈诚稳坐钓鱼台不为所动,白崇禧只好出面圆场,戴笠急忙接过话头:“东北刚刚光复,东北站在战争期间收到很大损失,力量还不强,还没有关于苏军的情报。”

“我倒倾向于情报是真的,”陈诚这时才开口:“庄文革已经开始调兵遣将,他已经抽调了包括第五集团军、第一机械化集团军、四十九集团军、新一军等东北战区主力北上。如果不能确定这个情报的真假,以他的谨慎,是不会这样作的。只是,我不太明白,他的情报来源。”

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庄继华在报告中没有提到情报来源。蒋介石皱眉想了想:“是不是王小山搞到的情报?”

白崇禧自觉的闭上嘴,李宗仁和他谈过,告诉他与庄继华达成合作默契,双方互相支持;戴笠也沉默不作声,此时他说什么都不合适。

王小山长期在侍从室负责情报工作,对军统了解很多,出掌战区情报处后,戴笠很快便发现,王小山对情报处内人员控制极严,凡有军统或中统背景的人,都被他以各种理由调出情报处。

随后他又发现,王小山早就建立起了一个情报系统,这个情报系统并不只有狼眼和毒蛇两个情报员,整个情报系统的人员不多却很精干,奉行长期潜伏的策略,部分人员已经潜入晋察冀八路军的中层,成就已经远远超过军统或中统。

陈诚也不清楚,他也很自觉的闭上嘴,当然这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蒋介石看看三人,然后直接问戴笠:“你说?!”

戴笠犹豫了,他也一直在猜测庄继华的情报来源,安置在东北战区内的情报员有报告,庄继华与**有秘密交往,他曾经让情报员查证,可始终没有查到证据。

庄继华背着蒋介石与**秘密交换情报,这犯了大忌,戴笠不知道如果他说出来会产生什么结果。

“怎么?这也不知道。”

蒋介石的目光变得阴森且寒冷,戴笠心里竟不住打个寒战,他连忙解释:“我猜测,庄学长是不是从**那里得到的情报。”

蒋介石目光一凝,微微皱眉,停顿一会后问道:“有没有证据?”

戴笠心中暗叹口气,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求将目前的局面应付过去:“没有证据,不过有些迹象可以判断,庄学长的秘书宫绣画经常与宣侠父见面,后来改为王小山,他们谈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传来的消息?”白崇禧纳闷的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戴笠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陈诚却替他解释道:“这有可能,文革报告说,苏军准备入侵的地区是黑龙江西北部,这块地区是新11军控制的地区;这让他们非常难受,无论抵抗还是不抵抗,结果对他们都非常不利。所以通报我们,想让我们出兵,”

陈诚说到这里迟疑下,又补充道:“可能还有另一个目的,借苏军之手削弱我军,我军在东北有百万大军,超过他们十倍,而且最近这段时间,杨森戴安澜鲁瑞山在辽北黑龙江和南满,与他们发生数次冲突,他们吃了大亏。”

国共双方在东北争夺地盘,冲突之多,范围之大,远超关内,从北满到南满都发生冲突,**主力在南满,冲突最激烈的地区是辽北和黑龙江,杨森戴安澜几乎是用武力驱散当地的gcd政权,双方进行了几次小规模冲突。这些冲突曾经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蒋介石对庄继华与**勾结的怀疑。

任何事情都有其规律,有规律便有痕迹,世间没有任何事情是没有规律或痕迹的,也不存在能完全保住的秘密。

星辰变幻,冬去春来,水从雪山融化,变成涓涓细流,汇集成大江大河;大雁自空中飞过,南来北往,冬去春来,周而不息。

自然界的规律与政治规律相似,只要肯耐心等候,小心寻找,总能发现其中的规律。

庄继华在东北大动干戈,周en来却少有抗议,即便有,态度也远没有以前激烈,到有点象例行公事。

蒋介石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白崇禧目光一亮,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既然是在他们的控制区,那么我们可以让他们先与苏军对抗,我军暂时不动。”

“对呀!”陈诚也反应过来,他有些兴奋的击掌道:“委员长,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我们可以调集部队到哈尔滨地区,但不准向黑龙江西北部出动,命令新11军加强警戒。”

“如果他们要我们出兵增援,我们可以谈谈条件。”白崇禧又补充道。

蒋介石微微点头,可他的神情依旧阴云密布,过了会,他对白崇禧和戴笠说:“你们先走吧,辞修留下,戴笠,立刻查证这个消息来自何处,另外马上通知王宠惠过来。”

等两人离开后,蒋介石才示意让陈诚坐下,然后才问:“你想到过另一种可能没有?”

陈诚楞了下,显然他不知道,蒋介石冷冷的说:“没有了日本的威胁,东北战区便不会集结如此多兵力,可如果苏俄的威胁又出现了,国家势必在东北集结重兵。”

蒋介石话还没说完,陈诚神色已经大变,蒋介石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陈诚是蒋介石指定解决庄继华的操作人,蒋介石向他透露了部分解决庄继华的步骤。

以解决江南日军和增强华北力量为借口,调走庄继华的嫡系精锐,比如四十九集团军,五十一集团军、五十二集团军等部队,将这些部队调到江南,然后对部队进行大换血,将主要军官调走,由陈诚从土木系调人接替,陈诚已经在着手准备人选。

在调走庄继华嫡系后,再以明升暗降的方式,将庄继华调离东北战区,由陈诚接任,如果庄继华不从,由邱清泉范汉杰等黄埔将领负责将其解决。

可现在苏俄出现了,东北威胁大增,庄继华完全有理由拒绝蒋介石的调兵命令,如此,蒋介石的第一步便走不动,第二步便自然胎死腹中。

“可情报要是真的呢?斯大林对东北和蒙古一直不死心。”陈诚沉凝片刻后问道。

蒋介石摇摇头:“那问题可能就更大了,他怎么弄到苏军情报的?而且,连苏军侵入方向都一清二楚?戴笠猜得不错,很可能来自**。”

这个结论更令陈诚震惊,庄继华虽然一直有亲共的嫌疑,从广东时便有,4.12后还擅自离开军队,在国外一待便是数年,其根本原因还是不赞成分共。

回国后,庄继华明言不参加剿共,抗战中,国共数次纠纷都是在他协调下解决的,可以这样说,国共联合抗战之所以没破裂,全是他在全力维护。

国民党高层中,包括蒋介石在内,都不认为,庄继华会投入延安的怀抱,尽管他处处维护他们,但没有人认为他会这样作。

可如果蒋介石的推断成立,这个结论便被推翻。

蒋介石陈诚都清楚庄继华极其身后的庞大势力,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庄继华已经形成庞大的集团,这个集团横跨军政商学,遍布西南华中华北山东,以至于让蒋介石都深为忌惮。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麻烦了。”陈诚喃喃自语,不说其他的,庄继华亲手训练的军队便高达三十万以上,这些部队装备精良,骁勇善战,远不是那些杂牌部队或八路军新四军相比。

庄继华如果投入延安,势必造成战后,国共力量发生巨大转变,国民党由压倒性优势,变成势均力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