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七节 生机(四)

#6#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七节 生机(四)

带着重重疑虑,邓演达一行在樊春申护卫下离开山谷,到谷口时,果然发现哨卡上的七八个哨兵已经全部被击毙,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出了山区,道路状况明显好转,车队速度明显加快,邓演达和严重再无心观看窗外的田园风光,俩人都心事重重。

傍晚车队到了县城,早有人准备好住宿,一行人简单吃过晚饭,肖建彪带着人也赶过来,不久一个少校前来联系,樊春申与对方交谈后,将他带到邓演达面前,少校是战区司令部警卫旅的营长,带领所部奉命前来护卫邓演达的安全,直到沈阳。

晚上,邓演达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严重,严重也有同感,俩人商议良久均摸不着头绪,更加急切的希望尽快见到庄继华,问问他到底准备采取那些步骤,逼蒋和平。

晚间一场秋雨,让道路变得泥泞,车队的速度始终提不上来,心绪变化,邓演达和严重都有些焦急,可昨天的遇袭让他们也心有余悸。,

这场袭击被严密封锁,所有在场人员被下封口令,不准向外泄露,战区宣传处也秘密加强了新闻检查。

连续赶了三天路,邓演达和严重终于在九月十六日赶到沈阳,没有人迎接,过往的人群有些疑虑的看着这个显然有些庞大的车队,猜测到底是那个重要人物来了。

“看报!看报!新出版的东北日报!庄司令宣布政府接管鞍山钢铁厂!争取在半年之内恢复生产!”

“看报!看报!看中央日报!熊主任宣布政府将支持工矿企业发展!减免新企业三年税收!”

“大公报消息!蒋委员长下令对伪满洲国皇帝溥仪,总理张景惠等附逆汉奸进行审判!东北民众人心大快!”

“看报!看报!沈阳经济报消息,中央决定向东北提供五亿法币援助用以兑换伪满洲国票和军票!”

………

报童的叫卖声不断,行人纷纷住脚争购,邓演达心念一动停下车让秘书去每张报纸都买一份,包括前几天的,秘书很快买回一大摞交给邓演达。

“怎么买这么多?”严重从中抽出一张翻开起来。

“知道我怎么认识庄文革的吗?”邓演达想起当年的事嘴角便流露出一丝笑容,好像再度看到那个瘦削青年莽撞的过来,结果被卫士拦在一边。

“他就是到处找报纸,说要从报上了解天下事。就那一次,和我蒋介石张静江结下缘分,到今天,屈指算来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严重嗯了声,又抬头想了想,这事还在广州时便听邓演达说起过,其实庄继华也正是从这次遭遇开始崭露头角,在进入黄埔军校后,无论邓演达还是蒋介石都很重视他,根源也就在这次意外相遇。

“今天我也学学这小子,看看能不能从这上面看出点什么东西。”

邓演达说着也翻开报纸,消息很多,最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首先是经济方面,东北战区司令部和东北行辕联合命令,政府接管所公私银行,对所有银行进行审查,经过审查后,私人银行可以交还给私人,所有日资银行全部没收,由政府接管,组成东北银行。

中央政府宣布向东北地区投入五亿法币,按一比五收回伪满洲国货币,按一比一收回军票,三个月后,伪满洲国币和军票停止使用。

在工业方面,战区司令部和行辕联合下令,没收所有日资工矿企业,重点企业由政府接管,比如鞍山钢铁厂、沈阳兵工厂,满铁下属的沈阳炼钢厂,南满铁路等等。政府宣布将在两个月内拍卖没收所得的日本人资产,所得款项将用于救助战争难民和发展生产。

政府宣布投入两亿法币进行道路交通建设,用两年时间修复因战争受到破坏的铁路公路,政府宣布进行大规模减税,农业税减少五成,免两年人头税。

“减税力度这么大,这财政上怎么办?”邓演达低声嘀咕道,忍不住摇头。战争带来满目苍夷,从山海关到沈阳,沿途的情景就是证明,政府急需大量资金进行建设,从历史上看,世界各国在战后很少立即减税,有些甚至在加税,庄继华却反其道而行,进行大规模减税,这建设资金从那里来?

严重也点点头,指着报上的标题:“你看,梅云天到东北了,看来文革是有准备的。”

梅云天是庄继华的大账房,手上掌控着四家银行;梅云天很少离开西南,平津光复,天津几乎全城被毁,可梅云天没有来,但东北光复后,他却很快来了。

报上的标题是工商银行和四川发展银行宣布在东北六省设立分行,未来数年将对东北进行大规模投资,整个版面充斥着各种政府命令,短短十几天里,东北战区和东北行辕几乎每天发布一道行政命令。

这些命令从最低工资到最高地租,从生产到流通,每个城市的入城税全部取消,商品统一征收营业税,政府明令取消所有税之外的费。

“我们要过几年艰苦的日子,所有政府官员都必须明白我们面临的处境,必须充分发挥艰苦奋斗的精神,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渡过难关…….”

严重轻声念着,边念还边看邓演达的脸色,邓演达神情有些古怪,看不出来是喜还是悲,庄继华发布的明令整个东北都要执行,何柱国和萧振瀛也同样要执行,可他们也就同样要面临财政困境,还有….人民联盟阵线的几十万军队也是要军饷的。

“看来他已经初步掌握东北的权力,熊式辉还是斗不过他。”严重干脆将报纸放下,扭头对邓演达说。这些命令大都是以东北战区司令部的名义下达,有一部分是司令部和行辕联合下达,只有极少数是熊式辉单独署名,由此严重得出结论。

轿车拐过街口驶上另一条公路,这条公路整洁宽敞,道路两旁都是高大的白杨树,粗大的树干几乎要一人合抱,公路上车辆稀少,两边的行人也很少,显得非常安静。

“财政困难,”邓演达叹口气:“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军队,老蒋那里指望不上,他怎么解决财政问题呢?”

严重一愣,轿车在这时停下,俩人抬头看,一栋漂亮的别墅出现在面前,从外观上看,别墅是欧式风格,红色的外墙,屋顶呈金字塔形,窗户外缘为白色的瓷砖,小楼四周包围着茂密的树丛。

“邓将军,严老师,到了,请下车吧。”

练小森拉开车门,邓演达和严重下车望着别墅,严重叹口气:“真漂亮,这是谁的府邸?”

“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的,这家伙的财产全部没收,惦记这套别墅的人可不少,熊主任便问了好几次,司令没答应,原说准备改为招待所,后来决定留给军校。”练小森介绍指着旁边的一栋灰色大楼说:“那里是伪满洲国警察学校,正好给军校,所有设施一应俱全。”

“嗯,是不错,看来你的军校有着落了。”邓演达终于露出了笑容,望着手指方向满意的点点头。

严重也没想到军校选址居然如此顺利,他看着那栋灰色大楼便想过去瞧瞧,练小森在旁边又说道:“这栋别墅比较大,将军的卫士可以全部住下,司令说了,我可以带一个分队留下来,保护将军的安全。”

说着练小森用探寻的目光望着邓演达和严重,邓演达稍稍迟疑,严重便立刻答道:“这样太好了,小森,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费点心。”

“请老师放心,我绝不会让老师和邓将军受到一点伤害。”练小森没有察觉邓演达的迟疑,庄继华告诉他时,曾经强调必须得到邓演达或严重的同意,否则他们不能留下。

练小森去招呼他的分队,特种部队将负责外围防御,邓演达的卫士将负责内层保卫,如此安全上便不会有问题。

“文革什么时候能来?”邓演达扭头问严重。

严重摇摇头:“会来的,他肯定知道我们已经到了,等等便会来。”

邓演达严重在别墅前下车时,庄继华在他的办公室内正冷冷的盯着军统东北区区长文强,文强竖立在他面前,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

“你的胆量比天还大!居然敢暗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你说吧,该怎么处置你!”

文强依旧一声不吭,嘴唇顽强的紧闭着。庄继华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目光中的熊熊怒火要将他烧成灰烬:“怎么不说话?不说话就行?你信不信,我先毙了你再向委员长报告?”

文强牙关咬得紧紧的,还是一言不发。庄继华当然知道,没有重庆的命令,就算给文强十个胆子也不敢下令暗杀邓演达严重。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服,你感到是替别人背了黑锅,是这样吗?”庄继华好像在宽慰文强,语气有点缓和,可下一刻便陡然严厉:“蠢!既然敢下这个命令,那就要有不管成与不成都要背黑锅的准备!你脑子生锈了!”

这时文强才低声开口:“司令,我知道,这些我都想过,司令,你就别问了,该怎么处置,是杀是剐,您就下命令吧,我绝不怪您。”

庄继华一愣,他上下打量下文强,文强低声答了后便又紧闭上嘴,他干巴巴冷笑两声:“看来还是有脑子的,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作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你是黄埔四期学生,以学生杀师长,以下属杀长官,不考虑对国家的后果,这是什么?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过披了张人皮的豺狼!千夫所指,国人唾骂!”

文强脸色煞白,从军统华北区区长到东北区区长,他在军统内深受信任和重用,可接到这个密令后,他食不安睡不眠,整个神经都极度紧张,可最终还是决定接受执行命令。

可没想到派出去的特别执行队竟然全军覆灭,他随后被叫到庄继华的办公室,军统沈阳站随即被部队包围。

庄继华言语如刀,刀刀砍在他的心上;文强早就想清楚了,这事无论成功与否,他都要背黑锅,他也做好背黑锅的准备,可要不执行命令,他只有死路一条。

“你回去告诉戴笠,如果再出这样的事,我就把军统在东北的所有据点连根拔起。滚!”

文强一愣,庄继华骂了他整整两个小时,可处理却这样轻,根本就没处理他,就让他带句话,文强迟疑下低声说:“戴局长,….”

“我知道!滚出去!再有下一次,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庄继华咆哮道,文强感激的敬了个礼便急忙离去,心里打定主意立刻申请调职,再不留在东北。

“绣画,立刻密电黄山别墅,邓演达将军若被暗杀,立刻举国皆乱,gcd和各党派将再不会相信校长,现在的良好局面立刻荡然无存,校长当三思!!!这种手段太下作!”

宫绣画一愣抬头看看庄继华,没有将最后一句记下,就递给他签字,庄继华抓起笔就要添上,宫绣画担忧的提醒道:“文革,还是克制点,留点余地。”

“留余地!”庄继华胸口起伏不定:“我为什么要给他留余地?这些年我给他留了多少余地!可他呢?每到重大关节便让我失望!每次都这样!这让我还怎么相信他!你说!怎么相信他!”

宫绣画明白,蒋介石此举对庄继华打击之大,可以和十七年前的4.12相提并论。蒋介石既然下令暗杀邓演达,说明他已经决定在战后以武力解决gcd问题,也包括解决刚刚成立的人民联盟阵线,庄继华的计划将面临彻底失败。

“唉!”宫绣画轻轻叹口气,走上前轻轻抚摸他的肩头,稍稍用力将他摁在沙发上,庄继华神情沮丧,心中无比失望,当蒋介石宋美龄到沈阳后,通过与他们的交谈,感到事情有希望,蒋介石很可能会采纳自己的意见,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内问题,可一转眼,蒋介石便对邓演达出手了。

这个王八蛋,庄继华差点大骂出来,这次要不是王小山通过安插在军统的内线得到情报,差点便让他得手了。

“你本来就没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他身上,要不然干嘛还搞个四方制衡,文革,事情还在我们控制之下,你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他了,生气没用。”

宫绣画温言劝解下,庄继华心中的怒气慢慢平复下来,承认宫绣画说得不错,蒋介石从来就只相信武力,有这样的举动也属正常,看来不能对他指望太高,还得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