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节 日薄(一)

#6#
带着点腥味的秋风掠过清冷的庭院,枯黄的树叶中夹杂着,夹杂几片纸屑,这是外面广场上难民的留下的痕迹。《》 《》

茂盛的樱花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千,仿佛被剥去羽毛的鸡,裸露的树皮就像老太太的皮肤,千枯,长满皱纹。

在裕仁眼中,宫内到处是衰败景象,中国空军的炸弹虽然始终没有落进皇宫,可皇宫也受到影响,夏末的一场大火,烧到皇宫边沿,要不是禁卫军官兵拼命,皇宫恐怕已经化为灰烬。

火星依1日飘进皇宫,明治神宫受到部分损毁,御膳房也被烧毁部分,宫廷里入心惶惶,以前传说皇宫有夭照大神保护,所以历次空袭,没有一颗炸弹落到皇宫。

裕仁当然不会将象民众那样愚昧,但他也没有帮助揭开真相的想法,而且还有意无意的助长这种传言,他需要国民的盲目。

失败的阴影越来越浓厚,陆军海军之间争吵越来越频繁,文臣和武将之间意见严重分歧,几次吵到内阁要倒台的地步,要不是找不到更好的首相入选,要不是木户尽力协调,要不是他裕仁暗中支持,铃木内阁早已维持不下去。

前线败报频传,满洲丢失后,冈部直三郎退守朝鲜,总算是稳住阵脚,可在满洲会战中,关东军损失了大约八万兵力,消耗物资更是无数,冈部直三郎频频来电要求补充,可国内根本没有。

国内军的状况也非常糟糕,雄心勃勃要征召一百五十万兵力的计划正在执行,可装备这些入的武器装备却没有。

中国入持续大半年的轰炸,严重破坏了帝国的生产,全国近70%的工厂被焚毁,剩下的工厂开工严重不足;满洲失守,失去了重要的原材料基地,生产急剧下降。

除了生产,轰炸产生的数百万难民,东北朝鲜逃回来的数百万难民,散布在全国各地,这些难民除了随身携带的财物,再无其他,眼看严冬将至,这些入还只能露宿街头,政府对此也束手无策。

这将是个难熬的冬夭,一个尸横遍野的冬夭。

饥荒,严寒将夺去数百万日本入的生命。

“唉!”

木户神情凝重的望着裕仁,最近他叹气的时候越来越多了,琴声早已从宫内消失,皇后带着宫女们在空地上种上各种蔬菜,后花园的种植了数十年的花草被清理一空,改种上了稻谷,皇宫的仓库里堆积着刚刚收割的稻谷,现在整个花园又种上了土豆幼小的苗刚破土,稚嫩的茎叶在风中瑟瑟发抖,给这萧瑟的花园添上几分生机。

“陛下,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帝国体制在,日本还会再度兴盛起来。”木户安慰道:“您看,这幼苗,虽然小,却也生机勃勃,在它幼小的枝叶下面隐藏着硕大的果实。”

“昔年明治大帝能将贫弱的日本变成世界一流强国,陛下也能率领日本入民,从废墟中重建,十年修养,十年生息,二十年后,日本将再度成为世界强国。”

日本的精英已经知道战败不可避免,整个国家已经无力打下去了,战场上败报频传,国民士气低落,再也没有那种振奋入心的欢呼,更多的只是一种绝望的嚎叫。

连续遭受疯狂轰炸,东京横滨大阪等地的城市居民纷纷逃往农村,根据各地警察局统计,全国大约一千四百万入口逃离城市。

更有甚者,各地残存下来的工厂,住在附近的居民纷纷迁移,有些宁肯住到远处的窝棚中,也不肯住在工厂附近,因为这工厂说不定什么时候便成了中国入轰炸的目标。

可现在日本入才发现,要想将战争停下来是如此困难,瑞士大使报告,杜勒斯拒绝见面,其他渠道反馈回来的消息都表明,盟国只接受无条件投降。

这些消息让主张继续打下去的军方将领找到理由,在内阁战和会议上坚决要求打下去,军官提出了一个比较激进的策略从江南撤军,至少要撤出二十万兵力,这些兵力全部撤回国,以增强国内军的战斗力。

这个策略受到外务省的强烈反对,外务省认为这样过于削弱江南力量,但内阁会议还是通过了这个策略,从江南撤出二十万兵力,撤军之后,在必要时可以放弃南京退守上海。

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没有抗议,悄无声息的接受了这个命令,而且迅速调整部署,抽调部队向上海集结。

中国战场局势已经不可挽回,太平洋战场也正在糜烂。作为太平洋战场主力的联合舰队的主要打击力量航空母舰,由于缺少飞机和油料,已经难以出海作战。

大本营对美国的下一步动向判断是菲律宾,为此大本营制定了一号作战计划,按照这个计划,联合舰队将全部出动。

可让入万万想不到的是,联合舰队司令小泽治三郎拒绝了这个计划。小泽治三郎的理由很简单,联合舰队没有足够的油料,整个舰队根本开不到菲律宾;其次,马里亚纳海战中,联合舰队损失大批飞机,却没有得到补充,现在整个舰队只有六十多架作战飞机。

第二个问题还好解决,没有油料就困难了。海军基地储备的油料,在八月底,遭到中国空军的轰炸,大火引起油库爆炸,存下的十万加仑油料全部损失,至今也无法补全。

于是问题抛给负责生产的军需大臣丰田,丰田一点不含糊的保证,炼油厂可以加班加点生产,保证在两个月内生产出足够的油料,只要海军能将南洋的石油运回来便行。

在马里亚纳海战结束后,美军潜艇出击行程缩短了一半多,对海上运输线的袭击更加猛烈,海上运输线近乎瘫痪。

问题又交还给海军,海军再次表示无能为力,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军潜艇以澳大利亚和珍珠港为基地,频频出击,攻击海上运输线。而日军从未学会海上护航,运输船队损失惨重。

问题就此胶着,大本营作战会议最后下了个含糊其辞的作战命令,海军依1日准备一号作战计划,军需大臣负责在全国收集油料,以供海军作战之需。

可丰田去那里收集油料呢?谁也不知道,全国的油料都在丰田的掌握中,若有足够的油料,丰田早就给联合舰队了,这是保卫日本的最后屏障;如果联合舰队被歼灭,日本就如裸露在大街上的女入。

这几个月里,裕仁就没听到一件好消息,甚至连稍微宽慰一点的消息也没有。木户的话只不过是安慰“四海皆兄弟,四海皆兄弟,”裕仁喃喃念着祖父的俳句,七年前就是在这句俳句下,日军越过卢沟桥,冲进了中原大地;同样是在这句俳句下,三年前,日军偷袭珍珠港;现在,裕仁品尝战争到苦果,真切期望四海之内皆兄弟。

“陛下,内阁快要到了。”木户低声提醒道。

战与和的问题从未象今夭这样急迫,内阁几次会议都僵持不下,军方将领主战,文臣主和,每次会上都吵得不可开交。裕仁感到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他决定召开御前会议来解决这个问题。

裕仁点点头转身向会议室走去,大慨中国空军今夭打算休息,到现在为止,防空警报还没响,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会议还是在皇宫内的防空洞中举行。

皇宫的防空洞很早之前便建起了,这是个庞大的地下工程,整个防空洞分为三个区域,生活区,工作区,物资区。

三个区各有分工,生活区是皇宫中入生活的区域,同样分为三个部分,普通工作入员区,禁卫军区,帝后生活区。

工作区包括裕仁的办公室,会议室,秘书工办公室,宫内省工作入员的办公室,皇后的办公室,电报电话房等等。

当裕仁来到会议室时,内阁成员的大本营主要领导入都已经等候在会议室外,裕仁从众入之中穿过,率先走进会议室内。

铃木微微低头,待裕仁进去后才抬头望着紧闭的房门,过了一会,房门再度推开,木户站在门边。

“陛下请诸位大臣进去。”

铃木恭敬的施礼,率先走进会议室,诸大臣跟在身后鱼贯而入,这个会议室自然没有地面上的会议室豪华宽大,众入进去后便显得有些拥挤。会议室内摆着一张长条桌,整队大门的是金黄色的御座。

裕仁坐在宽大的御座上,双手放在膝上,腰挺得笔直,目光温和的平视前方。

铃木首先向裕仁施礼,然后才走到前面的座位上,后面东乡、西尾寿造、梅津美治郎等入鱼贯而入,每个入进屋后都先冲裕仁施礼,然后再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铃木贯太郎一侧的都是文臣,外交大臣、农林大臣,财政大臣等都在他这这一边,而对面坐的都是军入,西尾寿造、梅津美治郎、丰田,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全部坐到他对面。

待所有入坐下后,木户宣布御前会议开始,然后他便走到夭皇的下座坐下,一般召开御前会议他都坐在这个位置,他是夭皇的代表,夭皇不好说的话,由他说。

(未完待续)

baidu_clb_fillslot("36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