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八节 日薄(十四)

(19-)
第三部血火抗战第十一章朝天阙第八节日薄(十)

“王,”梅乐斯给王小山倒了杯白兰地:“从长远看,红色苏维埃是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胁,我们和他们的合作只是因为纳粹和日本,而我们之间的合作才是真诚的。”

王小山微微颌首表示赞同,但开口却说:“上校,我个人同意的您的观点,不过,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有gcd,但他们没有军队,我们的有,这就决定我们要实行不同的政策,司令一直是国共合作的支持者,您一定要牢记这点。”

“我们对庄将军很了解。”梅乐斯含笑说道,美军顾问团和大使馆上给情报部的关于这位将军的资料有两大箱,里面有他的履历还有对他的各种分析,甚至还包括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喜欢喝什么酒,吃什么菜。

“那就好。”王小山淡淡的端起杯子。

梅乐斯也端起杯子,透明的玻璃对面的人影有些模糊,正如给他留下的印象,在资料中,这个人是庄的忠实支持者和追随者,为他掌控情报机构。

可接触这几天,他感到这个人甚至比戴笠还难对付,戴笠有些时候还会说实话,明确表达态度,可这个人却从未这样。你听着好像什么都说了,可细想下,却什么内容也没有。

“如果,我说,如果,我们和苏俄发生战争,你们会支持我们吗?”王小山突然问道。

梅乐斯心中一喜立刻答道:“当然,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像现在我们给你们的支持,从政治到财政军事,全方位的支持。”

王小山微微皱眉,梅乐斯的回答太快,痛快得让他感到很不真实,不过他也不点破,依旧保持那种淡淡的神情。

梅乐斯见王小山又缩回去了,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个老滑头,华盛顿交付的任务很急,让他尽快探明庄继华的态度。他很想将华盛顿的建议告诉他们,但华盛顿又又严令,不准泄露给任何一个中国人。

想起这道命令,梅乐斯就感到有点纳闷,或者说是非常奇怪,美国情报组在流传这次苏军入侵的情报来自延安,这让美国人非常奇怪。如果苏军侵入东北,对延安的好处可想而知,可他们却偏偏放弃了,宁可自己面对蒋介石的巨大威胁。要是庄继华也这样……..

鉴于苏俄人的教训,梅乐斯不敢轻举妄动,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稳一下,等见了庄继华再说。

“王,黑河北部地区紧靠苏俄,特别是西伯利亚铁路就在离边境不远的地区经过,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建一个情报站?”

王小山摇摇头:“上校,您知道,那是八路军控制的地区,他们把苏俄看成娘家,在那建立情报站,风险太大,而且他们要知道了,第二天斯大林就知道了。”

王小山深知延安防范之严密,在七年中,他先后数次向延安派遣特工,前后达数十人,只有最初几批很顺利,后来审查便严密起来,最终只有一半进入延安,可在随后的整风中,有几个承受不住压力自己逃回来了,剩下的在残酷的战争又牺牲了一半。

这些特工是宝贵的财产,王小山一个也不想启用,就让他们这样静默着。

在特工使用上,王小山由衷佩服庄继华,简直可以说是五体投地,立高之助,大泽,这两个特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场战争,对纪妃香叶絮菲的使用则直接改变了战争。

“你们在那难道就没有情报人员吗?”梅乐斯察觉到王小山的神情有些细微的变化,立刻见缝插针追问起来。

王小山淡淡的摇头:“您知道,我们到东北还不久,部队甚至根本没有进入过黑河北部地区,不过军统和中统有可能有,这您要去问戴笠和徐恩增。”

戴笠那里梅乐斯早就问过了,军统的注意力集中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就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几个大城市有,黑河省乃边远蛮荒之地,军统根本没设站。

“如此看来,我们就只能放弃了,实在太可惜了。”梅乐斯显得非常遗憾。

王小山摇摇头站起来:“上校,还是那句话,不要太急,我们有的是时间。”说着看看手表:“我司令回来没有,把您的要求报告给他。”

从美军观察组出来后,王小山径直去了庄继华的办公室,可庄继华还没有回来,只有宫绣画在办公室内。宫绣画告诉他,庄继华去了军校。

宫绣画知道王小山是自己人,王小山在司令部内几乎是独来独往,年长的军官有意避开他,年青的军官就觉得这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气,让人难以接近,也不愿意接近。

“王处长,事情很要紧吗?”宫绣画见王小山没有走,而是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看样子今天是有要紧事。

王小山点点头依旧没有说是什么事,他看看手表:“司令什么时候回来?”

宫绣画摇摇头,王小山站起来走到门边看了看将门关上,宫绣画在身后淡淡的说:“我这里很安全,旁边就是司令办公室,走廊口,二十四小时值班。”

“二十年前,司令给我说,干我们这行,保存秘密最好的地方一个自己的脑袋,一个是死人的脑袋。”

宫绣画咧了咧嘴,这个话其实她也听庄继华说过。她了解庄继华的秘密更早,他身边的人太复杂,各色人等都有,她也养成了将秘密藏在心里的习惯。

庄继华对保密有种偏执,保密室同样是二十四小时值班,而且是安排了两个人,任何情况下不准离岗位。在最初她还认为这是多此一举,直到纪妃香林月影,以及延安间谍的影子,她才感到这种安排的必要。

“宫秘书,我想对司令进行一次清理。”王小山开口便让宫绣画一惊。

“清理?为什么?”宫绣画语气平静,目光却很严厉。

“司令部什么人都有,司令与老蒋……..,要将他安插的钉子都排除出去。”王小山说。

宫绣画皱起没有,庄继华的动作越来越大,与蒋介石的冲突也越来越多,要是蒋介石真的铤而走险,这些钉子防不胜防。

可宫绣画转念一想还是摇摇头:“现在是敏感时期,如果清理这些钉子,势必刺激老蒋,对司令的谋划不利,司令还是希望和平解决。”

“况且,我们是不是掌握了全部钉子,除了这些公开的钉子,暗中还有那些,你不要小看了戴笠,这家伙可比徐恩增和陈立夫难对付。”

王小山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其实看不起戴笠,认为这家伙志大才疏,急功近利,军统看似严密,其实处处都是漏洞,几次重大泄密都是军统出漏子。

相反他对徐恩增到比较欣赏,这家伙虽然风流好色,中统声势也不如军统,可实际上中统的情报能力很强,特别是在针对gcd的情报上,比军统要强。

军统喜欢直接行动,刺杀,伏击,爆炸,手段层出不穷;而中统则擅长潜伏,特别是长期潜伏,更注重情报本身,而不是杀人。

不过宫绣画倒是提醒了他,掌握了军统人员,可中统特工却不多,公开的几个早就走了,暗中的呢?庄继华从缅甸回来后便与陈立夫翻脸,几乎是公开打压中统,迫使中统在他的战区转入地下,司令部内的几个中统人员也早已经撤离。

“小山,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宫绣画忽然严肃起来,王小山抬头看着她:“你要赶紧将家人从重庆接来,小秀过来后,司令便着手安排让你家人过来,可你的太太显然不清楚她的处境。”

王小山苦涩的叹口气,他的太太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富家小姐,比他小了十多岁,老夫少妻,他一直宠着她让着她,久而久之就变得娇惯任性,我行我素,这次让她带着孩子到东北来,可她觉得东北寒冷,生活不习惯,便不肯来。

“再说吧。”王小山很是无奈,这大概是他唯一软肋,可他却没有办法。

宫绣画正想说什么,走廊上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宫绣画站起来:“司令回来了。”

王小山随着宫绣画出来,庄继华已经走到他的办公室门边,看到王小山从宫绣画房间出来,庄继华便招呼道:“小山,进来吧。”

王小山面无表情的说:“司令,我要单独报告。”

庄继华稍稍楞了下,心里咯噔一下。他看着王小山郑重而严肃的面容,以前王小山报告工作从未回避过宫绣画,可今天却忽然提出这个要求,看来事情很严重。

“绣画,你守在门口。”

说完庄继华便推门进去,王小山跟着便进去了,宫绣画一言不发便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这把椅子以往是伍子牛坐的。

王小山将梅乐斯的话完完整整的向庄继华作了汇报,然后说了自己的看法:“司令,我看美国人是不是要重演皇姑屯事件?而且他们好像很有把握,现在便开始迫不及待的试探我们的态度。”

王小山边说边看庄继华的神色,开始庄继华看上去还比较轻松,可渐渐的神色严肃起来,手上的烟已经快燃到尽头,却依旧一动不动,显然他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

www.ysxiaoshuo

  4_4928/93045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